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黑卡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好运歹运集于一身

第六百四十四章 好运歹运集于一身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由于到的有点儿晚,韦卿和石磊进门的时候,里边已经有人挑走了两棵树。

    虽然不是正规的拍卖,但也跟拍卖的形式差不太多,总归是价高者得。

    不过来的人不多,一共也就十二三个,大家彼此之间也都熟识,正常情况下,不会刻意的去抬价,差不多了就会主动放弃,毕竟也不是一锤子买卖,想买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韦少来晚了啊,我已经挑走了两棵树了。”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走过来笑着跟韦卿打招呼。

    韦卿摆摆手,说:“希望你能赌涨,不过说好,我这次是想给我们家老爷子打套家具,肯定需要最好的材料,如果你一会儿开出来材料好的话,你说个价,让给我。”

    男子笑了笑,说:“这个好说,真要开出了粗格,主材归你,辅材我自己留下做点儿玩意儿。”

    韦卿笑着跟他握了握手。

    男子又问:“这位是……?”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对石磊颇有些兴趣,毕竟,吴东城里有头有脸的二代,他就算不认识,也至少有所耳闻,但石磊无疑是全新的面孔。

    “他是石磊。”韦卿没有多说,他知道,现在的石磊,在别的地方不敢说,在长三角这块区域,没见过他的人很多,但没听说过他名字的二代恐怕屈指可数。

    男子一听,顿时点点头,主动向石磊伸出手来:“原来是石少,幸会幸会,我叫吕晓明。”

    石磊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吕晓明是谁,但对方没说自家的背景,他也不好问,只得笑着跟他握握手,说:“吕兄的大名我也是久闻了,幸会幸会。”

    韦卿看着其他人都在围着剩下的几棵树打转,有些着急,便说:“聊天待会儿再说,我先去看看木头。”

    石磊对吕晓明抱歉的一笑,和韦卿一起加入到看木材的人群之中。

    那些人多数都蹲在地上,看着从根部锯断的黄花梨原木的横截面,毫无例外的都有格,不同的是中间的格有粗细,而且也看不出太多的花纹来。

    这属于半赌,因为几乎已经可以保证每一根原木都是有格的,彻底赌垮的情况几乎不会出现,但总有赌涨赌跌。

    通常而言,根部是黄花梨格最粗的地方,所以,能否作为家具的材料,从横截面已经可以判断了。但是切开之后到底能否打成家具,还得看这根原木的整体构造。有些黄花梨树是梢部格极细,细到连做珠子都做不出来的程度,一路向下逐渐放大,根部截面看上去是粗格,也就未必真的能出好的芯材。

    但是根部的格,至少可以预见这根原木最好的程度,想要赌出大涨,也是没什么可能了。

    韦卿一走过去就蹲了下来,他着急的看着原木的横截面,石磊却站在那些人的身后,居高临下的扫视每一根原木。

    每根原木之上,都有一个过塑的铭牌,上边简单的写着几个参数,有整木的长度,有生长大致年限,有出于什么环境,有底部出格的直径,也有每根原木的重量。

    石磊数了数,地上的原木,一共还有十三根,旁边已经立起了两根,用红布缠头,显然就是刚才那位吕晓明已经抢先拿下的两根原木。

    一共就这点东西,石磊也就直接掏出了手机,点开背过身点开鉴定卡的app,选择使用。

    然后,他的脑子里就像是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双眼变得神光内敛,而在石磊的眼中,仓库里的所有东西,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放眼望向地上码着的那十三根原木。

    第一根,铭牌上写的是一百五十年树龄,根部截面的格足有十几公分,看上去是一棵相当不错的黄花梨。

    但是石磊却发现,这根原木表面的颜色彰显,顶多只有一百年出头的树龄,因为这是民国时期的木材,根本就不是清朝代表的那种色彩。

    当然,树龄有些差池也是正常的,这也不妨碍这批原木的拥有者也故意把树龄稍稍夸大的结果。

    而这根原木上的光辉并不浓密,并且越是到了树梢越淡,石磊笃定,这根原木,到了树梢估计就只有一条线一般的格了,买下来如果是打算做点儿摆件手串还行,想打家具是痴人说梦。

    第二根,铭牌上写的是一百七十年树龄,而根据光辉的颜色,石磊脑中给出的年代是一百三十多年,依旧稍有夸大,但比第一根是要好不少了。

    光辉还算平均,只可惜也不是太浓密,价值应该也不高。

    十三根原木,石磊很快就都有了判断,其中第五根和第九根,都是极好的木材,里边的格自上而下极为均衡,光辉从上到下几乎没什么改变。最关键的,是光辉浓度很不错,石磊觉得,韦卿如果想给他父亲打家具,也就这两根比较合适了,其他的似乎都不是太好。

    时间仅仅过去了几分钟而已,石磊便又把目光投向那两根竖起缠上红布表示已经卖出的原木。

    顿时,石磊的目光被吸引了,这两根原木,简直就是一天一地的对比。其中一根底部还有些光辉,而且看上去似乎很浓郁的样子,但是往上走了不到二十公分,光辉就近乎消失,说明这根原木的格从根部往上二十公分就断了,上边的部分完全就是白芯,这根木头算是彻底赌垮了。

    这种情况也是比较罕见的,石磊只能感慨吕晓明的运气太不好。

    可是另外一根,却又让石磊觉得吕晓明的运气太好了。

    因为那根木头根部的格,直径只有十公分左右,但是往上走了不到一巴掌的距离,却陡然光辉浓到让整个仓库都黯然失色的地步。

    石磊皱着眉头走近了一看,才发现,这棵黄花梨原木在根部往上一巴掌左右的地方,有一个特别大的瘤子,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瘤子阻断了粗格继续往下延伸,使得这根原木里的格处于一种纺锤形。

    韦卿一边跟周围的人聊着,一边也选定了一根原木。

    石磊一看,韦卿选的正是第五棵能够出不错的格的原木,他便没有吱声,而是远远的看着韦卿跟对方报了个价。韦卿报出的价格直接把原木上铭牌标注的底价翻了一倍,这个价格基本上也就到位了,货主也比较满意,而且韦卿一开始又跟其他人都打过招呼,自然没有人跟他抢,让韦卿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拿下了这根原木。

    绑上了一块黄色的布,韦卿挑选的这根原木也被立了起来,表示已经卖出。

    这当然不够,韦卿继续在剩余的原木中挑选着,石磊便又在仓库里四处溜达起来。

    他突然看到仓库一角也有浓淡不同的光辉闪现,走过去一看,才看到那是一批基本都在一米多长的零碎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