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黑卡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欠石磊一个说法

第五百八十五章 欠石磊一个说法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石磊没多矫情,直接了当的说:“好的,多谢了。”

    张曦月声音里带着笑意说道:“石先生客气了,我也要多谢您,从此以后,我就不再欠着您了。”

    “反正你也跟石强圆过房了,我也没什么给你施加压力的必要了。所以,两不相欠,挺好的。”

    张曦月闹了个大红脸,但是她早就明白,就好像她们女人之间会私下谈论和男友发展到哪一步了一样,男人更加会跟自己的朋友谈及自己是否已经把女人拿下的事情。

    “石先生,没什么事,我就挂电话了。”此刻,张曦月也只能这样。

    “好,再次感谢。”

    “哦对了,石先生,我建议您如果要去解救虞大少,最好尽快行事,毕竟这项任务的售后只有七十二个小时,而这七十二小时,从现在已经开始计算了。”

    “我会的。”

    挂了电话,石磊沉思片刻,走到床边,准备睡觉。

    可看着狼藉一片的大床,石磊难免想起白天的荒唐,他和宋淼淼从床上到楼下,折腾了个够呛。到现在,这张床上还留有宋淼淼的气味,哪怕是站在床边,石磊也能清楚的闻到。

    不过石磊真的很累了,昨天本就一夜未睡,还马不停蹄的从吴东赶到了西溪,今天又折腾了一个白天。换成从前,石磊大概会在床上遐思许久,可现在,石磊只想一头睡死过去。

    小心翼翼的把手机充上了电,并且把铃声调到最大的音量,石磊随时都在等候着帝都那位老人来电。

    一头倒在床上,石磊几乎秒睡。

    只觉得还没睡一会儿,石磊就被焦躁的电话铃声吵醒。

    匆匆忙忙拿起手机,果然又是个帝都的号码,石磊使劲儿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的精神头好一点儿,他接听了电话。

    “首长您好,我是石磊。”

    电话那头的声音,的确属于那位老人。

    老人说:“石磊,恐怕真的需要你帮忙了,我们找了不少人,却依旧没能打听出虞半之的下落。非洲一向是我们的力量部署不足的地区,所以每一个潜伏在那里的人员都极为重要,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想暴露他们的身份。加上半之的身份比较特殊,我担心一旦展开大规模的搜索,会被有心人利用。”

    “首长您不必跟我解释,虞大哥与我亦师亦友,他出了事,我绝不会坐视不理。”

    “嗯,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如果这次你真的能提供虞半之的准确位置,虞家必然要念你这个情,此前虽然虞半之强行拦阻,虞家一时半会儿不会找你什么麻烦。但是这次之后,他们就再也不会记恨于你了。”

    “谢谢首长关心。我已经找过那个组织,虞大哥的具体位置,我已经有了。”

    那位老人并未感到意外,他似乎早就知道石磊会提前跟暗夜之瞳联系,毕竟,哪怕是暗夜之瞳,他们想要找到一个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真的等到他让石磊去问,石磊再去,这时间上又会有所耽误。

    “就怕这个位置的信息不足够保险啊……”老人的思维很缜密,他显然很担心虞半之的位置还会发生变化。

    “我跟暗夜之瞳的交易当中,除了寻找虞大哥现在的位置,还包括未来七十二小时的位置变化回报。哦,现在已经只剩下六十多个小时了,暗夜之瞳那边没有更新任何消息,也就说明虞大哥九成以上还在那个位置。”

    老人在电话里稍事沉吟,问道:“虞半之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实您一早就知道,他是去见一个军阀,那么您就应该可以推断得出,虞大哥是被人扣下了。此前您跟我说过,虞大哥这趟行程,带有一部分军方的目的,我想,这大概就是拉拢那个军阀,用以在东非打开局面吧?”

    老人再次沉默了一小会儿,说:“果然是被那个军阀扣下来了,可是既然他扣了人,就是为了那批军火,他为什么不把这个消息传递到虞半之的下属那边去呢?就这样悄无声息,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石磊叹了口气,说:“这我就不得而知了。首长,您是不是很为难,即便知道了虞大哥的下落,也不方便动用你们军方的力量去解救虞大哥?”

    老人也叹了口气,说:“其实这次的任务,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是为了拉拢那个军阀。相反,我们是希望借用虞半之与他的接触,促使他们认为自身的力量已经足够和政府军对抗,从而引蛇出洞,帮助乌干达政府将其一网打尽。这对我们在东非的战略部署有很大的意义。但是乌干达政府那边,态度却一直不够明朗,我们需要逼迫他们下定决心。这也是我们一直投鼠忌器的原因。那些军阀不可能知晓虞半之的身份,可是乌干达的政府军却很可能通过我们的行动判断出这个结果。真要让他们知道半之的身份,乌干达政府里本就首鼠两端的那部分势力,一定会藉此对我国有更多的诉求。而我们是不能公然介入他国内政的,一旦此事传扬出去,国际上会引起很大的反响……”

    石磊笑着打断了老人的话,说:“所以,派出职业军人去乌干达解救虞大哥几无可能,他们只要进入乌干达境内,甚至只要踏上非洲的土地,就会引起许多人的窥伺。而本地的那些潜伏势力又不敢轻易动用,因为那些人甚至比虞大哥更加宝贵。是么?”

    老人长叹一声,显然是认同了石磊的话。

    石磊再次微微一笑,道:“首长,所以,所谓虞家认为虞大哥的失踪跟宋家有关,是宋家捣的鬼,其实也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这只不过是您,和虞家担心我不肯帮忙,所以故意把宋家牵扯进来,藉此让我认为这件事与我脱不了干系,从而让我无法置身事外。是么?”

    老人彻底愣住了,他没想到石磊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一层。

    身居他那个位置,做事、说话,想的往往会更多一层。其实不止是他,虞家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才会有了这么一出。

    轻轻一叹,老人坦然承认道:“常年处于政治漩涡之中,让我们对人性的信任度的确低了太多。这件事,我们欠你一个说法。”

    石磊还是笑着,说:“首长,您也不必说欠我什么,我就想再问一句,宋老太爷是否也清楚的知道此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他不知情,这事仅限于我和虞一民知晓,就连半之的爷爷都不清楚。”

    石磊点了点头,笑道:“那么至少,宋老太爷还是那个可爱的老人家。既然您和国家都那么为难,那么我去一趟乌干达吧。我现在就出发,赶往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