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黑卡 > 第三百零一章 从干弟弟到干儿子(为三盟Damamba贺)

第三百零一章 从干弟弟到干儿子(为三盟Damamba贺)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哑女让人取来纸笔,刷刷点点,很快把写了两行字的白纸递到石磊面前。

    石磊低头一看,首先的印象是陈哑女的字太漂亮了,刚才只看到她写的毛笔字,现在看的是钢笔字,也是同样的英挺陡峭,丝毫没有女子的娟秀,反倒有几分大江东去的狂放。

    陈哑女在字条上写的是说她觉得和石磊有缘,看到他就觉得有一种亲切感,所以,想认他做个干弟弟。

    石磊愣住了。

    虽说他送白老那幅画的确有些目的,但也只是为了得到白老某种程度上的认同罢了,石磊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并不在白老这里,从本心上,他对白老是无所求的。

    可是陈哑女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倒是让石磊有些尴尬了。

    魏星月说的很清楚,陈哑女虽然只是白老的义女,可白老对她也绝对是视同己出。

    现在陈哑女要收石磊做干弟弟,虽说只是她个人的决定,不会因为她多了个干弟弟白老就多了个义子,但她还是要征询白老的意思。白老能同意,就表明他也认可了石磊,即便只是陈哑女的干弟弟,白老也不可能坐视不理,至少当成半个自家人去对待。

    但是拒绝?好像也不可能。这本来就是件天大的好事,何况拒绝的话让陈哑女的面子往哪里放?

    思前想后,石磊倒是不敢答应,只是看看白老,又看看魏星月,不知如何开口。

    魏星月翻了翻白眼,心说这小子的运气还真是有点逆天。她刚才说有个主意,跟这个也有些类似,她原本是想让陈哑女收石磊做学生,当然最好是白老能收石磊做学生,跟着学习字画鉴赏的知识。但是她也没想到陈哑女会这么喜欢石磊,居然要收他做干弟弟。石磊看不懂,可魏星月却看得懂陈哑女给白老打的手势,因此她虽然没看到字条上的内容,也知道写的是什么。

    眼见石磊还不赶紧答应,魏星月也有些着急了。

    倒是白老,见石磊没有立刻答应下来,终于是点了点头,彻底认可了石磊的品性。

    如果石磊看到字条之后立刻喊出一声姐,只怕白老对他的印象就要大打折扣了,甚至会怀疑今日这些,根本就是他和魏星月设计好的。石磊的迟疑,真实的反应了就算石磊有所求也绝没有想过要攀附白家,而放眼江东全省,不想攀附白家的可谓绝无仅有。

    “怎么,小友不愿意?”白老笑着问。

    石磊摆摆手,诚惶诚恐的说:“不是不愿意,只是太意外了,而且女姐与我素昧平生,我不敢……”

    魏星月急了,道:“不敢什么不敢,女姐人那么好,她能收你做干弟弟,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赶紧叫姐啊!”

    石磊还在思索,总觉得这样不大好。

    白老轻轻颔首,越发认可石磊的品性,开口道:“石磊小友今年贵庚?”

    石磊赶忙回答:“过完年就二十二岁了。”

    “唔,这个年纪,称哑女为姐,小了点儿,这样吧,哑女说她这辈子不打算嫁人,石磊你拜她做个干娘,如何?”

    呃……怎么这么快就从干姐姐变成干娘了?不过白老这样一说,石磊就更加无法拒绝,尤其是白老说陈哑女这辈子都不想嫁人。

    对此,魏星月虽然觉得有些别扭,毕竟她是称呼陈哑女为姐的,石磊是她朋友,要是成了陈哑女的干儿子,那她岂不是也凭空矮了一辈儿?

    但魏星月知道,这对石磊是有一千一万个好处的事情,便催促道:“赶紧答应啊,你傻了啊?”

    石磊看看白老,又看看陈哑女,见她眼中全是慈爱之意,不禁也大为感动。唯独没有看催促他的魏星月一眼。

    犹豫再三,石磊终于站起身来,对着陈哑女恭恭敬敬的深鞠一躬,道:“干妈。”

    陈哑女欣慰的笑了,急忙伸出手将石磊扶起,张张嘴,眼眶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双手颤抖不已,颤颤巍巍的终于是将石磊抱在了怀里,轻轻摩挲着他的头发。

    感受着陈哑女的温情,石磊也不禁有些动情,虽然和陈哑女接触极少,但也想起刚才在展厅里的时候,包括魏星月在内其实都没有人相信他,唯独陈哑女,却仿似至始至终都没对他有过任何的怀疑。光是这份信任,喊她一句干妈都已经足够了,更何况成了陈哑女的义子,对石磊那绝对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

    “好了好了,今日还真是喜事连连。哑女啊,如此美事,当浮一大白。去,把我画室里那瓶酒拿出来,我今日也喝上一杯。”白老显得兴致也很高,如此高龄竟然主动要酒喝了。

    陈哑女点点头,转身而去,不大会儿拿着一只小小的坛子以及四只暗红色的酒杯走了回来。

    放下酒杯之后,陈哑女先给白老倒了一杯,然后很严肃的冲着白老比划了一根手指。

    白老哈哈大笑,说:“好好好,就一杯,绝不多喝。”

    “这是您珍藏的解放前的女儿红吧?那我可得多喝两杯。”魏星月看到酒液倒出,酒香四溢,顿时知道了这是什么酒,本就也爱酒的她,不免也是食指大动。

    “既然今日开了这坛酒,自然是给你们喝完的。老头子我藏的酒也不多咯!”白老呵呵笑着,端起暗红色的牛角杯,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点点头,道:“甘厚醇香,只可惜喝一坛少一坛。”

    陈哑女端起酒杯,先凑到白老面前,双手高举。

    白老跟她轻轻一碰,说:“你们娘俩以后多接触,我喝完这杯就先去睡了。年纪大了,精神就有点盯不住咯!”

    牛角杯容量不大,也就一两左右,白老一饮而尽,看得出他年轻时饮酒的豪爽雄风。

    有人端来切好的牛肉给三人下酒,石磊和魏星月聊着,陈哑女多数之后只是笑着看着他们,偶尔才会比划一两下手势,但是,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对石磊的关切之情。看来,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真的是把石磊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酒酣耳热,转眼已经深夜,石磊和魏星月这才告辞离去。

    喝了酒,不敢开车,陈哑女安排了一个司机送他们。

    车子开到公寓楼下的停车场,司机客气的告辞,石磊见魏星月理所当然的要跟着他上楼,便说:“这么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干嘛?有了干娘就忘了我这个好朋友了?!”好字咬的特别重,魏星月瞪着美丽的大眼睛。

    石磊一想,反正也还有事要问魏星月,便怪笑着说:“随便你吧,反正我今儿喝了不少,万一兽性大发倒霉的也是你。咱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了,真把你怎么着了,你也拿我没辙。”

    这么一说,魏星月倒是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