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黑卡 > 第二十四章 久别重逢

第二十四章 久别重逢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毕竟是看场子的,红灯也算是见惯了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反应过来,立刻骂道:“卧槽,你们这两个狗屁东西,竟敢骗老子!你们是皮痒痒了还是怎样?在老子的场子里闹事?还诬赖这位大哥说他闹事?!赶紧道歉!”说话间,红灯一脚踹过去,似乎要替石磊出气一样。

    石磊觉得也差不多了,毕竟只是交通信号灯也只是怕自己敢玩命而已,装装逼没问题,真搞下去逼急了闹不好还是要动手。

    “行了,本来就没多大事,就是这位哥们儿不依不饶的。一一,你去开个十打啤酒的单子,让他们付账,至于喝酒就算了,你们留着慢慢喝,我也没兴趣看。”

    手一挥,简直就是大哥风范,石磊简直要佩服自己,这就是影帝级的表现啊!

    红灯听罢,立刻又朝着矮个子踹了一脚:“还不赶紧买单!”

    见矮个子真的掏出卡来,孙怡伊却有些不知所措,石磊笑着说:“去吧,开完单子让服务员送一打啤酒上来就行了,剩下的直接给他们寄存,给张酒卡就行了。然后去我那边等着我。”

    孙怡伊虽然不明就里,但也知道已经不会有什么危险,还是担忧的看了石磊一眼,见他很笃定,便低头飞快的走了出去。

    矮个子陪着笑脸,说:“大哥,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喝多了点儿,满嘴胡说,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抱歉抱歉!”

    石磊摆摆手,说:“算了。我还是那句话,出来玩,本来就是来寻开心的。大多数啤酒妹的确无所谓,甚至只要你们肯给钱,晚上她跟你们走都没事。但是总也有些女孩子不肯这样,你们也不差钱,吆喝一声有的是漂亮小姑娘愿意跟你们喝酒,何必为难一个出来打工的小姑娘?”

    “是是是,您说得对,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这样了!”

    石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心道装的差不多了,赶紧闪吧。

    然后,他扔掉手里的酒瓶子,走到红灯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深沉的说:“不好意思,有点儿乱,找个服务员打扫一下。”

    红灯被他一拍,居然不由自主的矮下去半截身子,嘴里连连说道:“小事小事,大哥您甭管了,您坐哪儿,我一会儿去敬杯酒。”

    “不用了,我跟朋友聊点事,聊完就走了。”石磊走出了包间。

    关上门的一瞬间,石磊听到里边矮个子急切的问道:“这位是谁啊?你们怎么……?”

    然后,红灯骂道:“马勒戈壁的,人家绝对是敢玩命的主儿,今儿幸亏没动手,不然你们就等着死吧。上回,尼玛他一个人追着仨人打,正巧被我看见了,你知道是为什么么?这是个一言不合就往死里搞得人啊,别说我们,就算是我老大在这儿,尼玛也绝对惹不起这样的。出来混,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你们居然跟他叫板,要不是老子踢你那两脚,那酒瓶子指定就扎你身上了我跟你说!”

    “多谢哥,多谢哥,卧槽,真看不出来啊!”

    “那叫真人不露相,这年头,社会不好混啊!”红灯感慨着。

    石磊偷笑,彻底关上了门,下了楼。

    孙怡伊守在楼梯口,见石磊平安的下来,这才放了心。

    但仍旧紧张的拉着石磊,问:“石头哥,没事吧?我刚才去十七号卡座找你朋友了,可是没人在,可能都在跳舞,我又不认识。”

    小丫头,满脸的委屈。

    孙怡伊是石磊以前的邻居,那会儿他们家还住在老房子里,那是一个大杂院,住了三家人。那一家年纪比较大,儿女早已成年搬出去了,石磊和孙怡伊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后来那片儿拆迁了,结果俩家都选择了同一个小区,房子竟然又是门对门,就继续着这段青梅竹马的感情。

    直到三年前,孙怡伊的父亲去世了,她母亲认识了一个做生意的男人,一年半之前把房子卖了,带着孙怡伊跟着那个男人到了吴东。

    石磊当时在学校,等回去的时候对门已经物是人非,和孙怡伊也断了联系。

    孙怡伊比他小三岁,算起来今年应该是大一,石磊还想过会不会恰好她也考到自己的大学,俩人不期而遇。现在倒是真的不期而遇了,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合。

    “你怎么会跑来干这个?不知道这种场合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么?”

    不说还好,一说,孙怡伊顿时就忍不住了,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像是断了线的珠帘,看的石磊很是慌乱,连忙拉着孙怡伊走出了酒吧。

    “别哭了别哭了,到底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石磊手忙脚乱的帮孙怡伊擦着眼泪,来往的人都投来目光,显然以为石磊欺负了人家女孩子。

    孙怡伊只是不断的啜泣着,拼命的摇头,什么也不肯说。

    “好了,一一,刚才我口气重了点儿,你先别哭了,咱们不着急,慢慢说好么?”

    孙怡伊还是哭着,一个路过的女孩子指着石磊说:“你特么要脸么?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孙怡伊急忙抬起头,冲着那个好心的女孩子说:“不是的,不是的,石头哥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不好,我不哭了,你不要骂石头哥。”

    石磊也是无奈的解释:“她跟我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一年前她搬家失去了联系,现在突然遇到她就哭成这样,我哪敢欺负她。”

    听到这话,那个女孩子犹疑着望向孙怡伊,见孙怡伊使劲儿点头,她这才说:“这样啊,抱歉啊,不过你一个大男人也别让人家小姑娘这么哭了。”

    拖着孙怡伊回到了酒吧里,孙怡伊也算是止住了眼泪,石磊帮她擦干脸上的泪痕之后,柔声问道:“一一,你们家是不是出事了?我爸妈说你继父经济条件不错啊,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做兼职?”

    孙怡伊漂亮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怒容,她说:“那个不是我继父,我妈没跟他结婚,而且他根本就是个骗子,骗我妈买了房子到吴东来,然后拿了钱他就不见了。”

    石磊一愣,才知道为什么孙怡伊这一年多从来也没跟他联系过的原因,心里不禁充满了对于那个骗子的恨意,但终究是于事无补,只能安慰着孙怡伊。

    “那你们这一年多……怎么不回润州呢?”润州就是石磊和孙怡伊的老家。

    “妈妈说润州的房子都没了,回去也是丢人。我们在吴东租房子住的。”

    “就算没房子了,我记得阿姨以前是单位的会计,找份工作应该不难吧……”

    孙怡伊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她说道:“妈妈病了,我想赚钱给妈妈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