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黑卡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第八百三十八章 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星月派来了公司的法务,带着两千万的现金本票。

    钱夫人和石磊签订了买卖合同,拿走了两千万。

    各自支付了中介费之后,石磊和钱夫人礼貌的握手告别。

    “石先生,希望三个月后的那笔钱,能更准时一点儿。”钱夫人说。

    石磊笑道:“元旦小长假一结束,那笔钱就会打入钱夫人指定的户头。”

    钱夫人点点头,道:“犬子那边,希望石先生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到了现在,钱夫人已经不敢对石磊有任何的小觑,在她眼里,石磊展现出来的所有特质,都已经让她把石磊当成同等量级的对手,哪怕石磊现在掌握的财富比钱家还是稍逊,哪怕他掌握的财富更多的是虚拟的纸上财富。

    所以,钱夫人可以确定,如果石磊和钱自恭继续这么纠缠下去,吃亏的人只能是钱自恭。

    她对自己这个被宠坏的儿子当然有所不满,可无论如何,那都是她的儿子,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出事。

    也正因为了解了钱夫人的想法,石磊没有强调自己不跟钱自恭一般见识的前提是钱自恭不要自找麻烦,既然钱夫人担心她儿子吃亏,那么石磊就相信她一定会尽全力阻止钱自恭再对自己进行挑衅。

    于是,石磊点了点头,说:“钱夫人放心。”

    房产更名登记的事情,当然是交给双方的法务,没理由让两个身价不菲的富豪去房地产交易中心排队。

    虽然房产证还没有完成过户,但是钱夫人已经彻底交出了那套房的一切,物业那边自然也有法务人员去打招呼,先于房产本的过户完成了业主的更名登记。

    等到钱夫人走后,石磊交待快闪的法务,让他在做房产更名过户的时候,房产本上写魏星月的名字。

    对于石磊而言,魏星月是和他亲密度达到百分之百的人,也即意味着魏星月有帮他直接消费额度的权力,房产的名字是魏星月还是石磊,他认为并无区别。

    当然,他事先就此询问了一下脑中的城市副本,确认房产挂在魏星月名下依旧算是他完成了城市副本的开启。

    而对于魏星月而言,这显然是个相当意外的行为,无论如何,这都是价值一个亿的不动产。而且,以帝都的房价,这处物业只会持续不断的增值。

    和石磊站在这套很快就将归到自己名下的房产里,魏星月拉起了石磊的手,说:“这房子我倒是挺满意的,细节不同,但整体风格还是让我有一种回到吴东老宅子里的感觉。不管如何,这都是一个亿的房产啊,你放在我名下,真的放心?”

    石磊将魏星月搂进怀里,亲吻着她的睫毛,说:“我曾经只是个莽撞少年,何德何能入了你这高高在上的凤凰的法眼,不敢说感激涕零,至少也感念于心。应了那句歌词,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所以,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魏星月看了看石磊,心里还是有句话想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昂起了头,把骄傲的双唇主动奉上,很快两人又纠缠在一起。

    在完全不需要担心隔音的新住处里,魏星月也彻底的放纵着自己,每一声叫喊,都淋漓尽致,石磊也配合的更加卖力气。

    最终,魏星月躺在石磊的怀里,手指轻轻的在他胸口划着圆圈。

    魏星月说:“我现在真的相信送水的没把你榨干了。”

    石磊哈哈大笑,他当然明白,魏星月指的是他们俩一天当中来了两次,而且石磊每一次都体力充沛,就像是很长时间都没做过这些事了一样。

    ……

    帝都西北的一幢别墅当中。

    钱自恭已经把他的房间里能摔的东西全都摔了,因为他母亲对他下了禁足令,甚至告诉他,如果在让她看到钱自恭在网上大放厥词,尤其是针对石磊的,她一定会断了他一切经济来源。

    钱自恭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母亲要如何袒护石磊,他不平,他愤怒,可却无济于事。

    他只能寄希望自己的父亲回来之后,可以改变母亲的态度。

    钱自恭的父亲结束了应酬,回到家中。

    一回来,就感觉到气氛的微妙不对。

    找来一名佣人问了问,佣人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告诉钱红军,钱夫人给少爷下了禁足令,少爷发了很大的脾气,屋里应该被他砸了很多东西,他们也不敢去看。

    钱红军微微皱眉,很心疼自己的儿子,但也知道,能让自己的夫人发这么大的脾气,甚至给钱自恭下了禁足令,一定有她的理由。

    但即便如此,钱红军还是先去了钱自恭的房间,轻轻的敲了敲,喊道:“自恭,是我。”

    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钱自恭立刻打开了房门,很是委屈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钱红军看见屋内一片狼藉,简直就像是被日本宪兵队轰炸过一样,他皱了皱眉,说:“自恭,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钱自恭立刻打自己母亲的小报告,他说:“爸,我到底是不是我妈亲生的?她为什么偏帮一个外人,还明知道我被那人欺负了,都不帮我!现在,她还给我下禁足令,甚至让我绝对不能再招惹那个人,还说如果我再招惹他,就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钱红军皱着眉头,越发不明白,母子俩吵个架怎么还牵扯到外人,而且还吵得这么严重。

    这时候,另外一间房的房门开了,钱夫人穿着睡衣,很平静的说:“老钱,你回来了?我给你准备了银耳汤,你回屋喝点儿。”

    钱红军看看自己的夫人,又看看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轻轻一拍钱自恭的肩膀,转身朝着钱夫人那边走去。

    然后,钱夫人又对着钱自恭说:“有时候,我还真希望没生过你这样的败家子儿。”

    钱红军的眉头皱的更紧,他进屋之后,低声问道:“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夫人叹了口气,把银耳汤递给钱红军,说:“先喝了吧,温度刚刚好,再过会儿就凉了。”

    钱红军一边低头喝着银耳汤,钱夫人一边缓缓将下午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一开始,钱红军还能够不动声色,可是当听说石磊一言道破他们家现在的困境,钱红军的眉头便挑了起来。

    而听完了石磊整个的表现,钱红军终于能明白,自己的夫人为什么会对儿子如此严苛了。

    要是再这么放任钱自恭胡闹下去,石磊的羽翼又再丰满点儿,哪怕石磊不动用盘外的手段,也能活活把钱自恭玩死。

    最后,钱夫人平静的说:“儿子三十岁了,现在管还来得及,再不管,咱俩谁都护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