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分手之后

第五百二十九章 分手之后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主人,你这就让他走了?”小敏看到张芸生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忍不住向于倩丽问道,“那颗往生珠,真能给他提供灵力吗?”

    “刚才只是我的障眼法,那个珠子确实有须弥芥子的能耐。可是想要储存灵力,却不是它的所长。不过我只是吸走了张芸生的部分灵力,并没有彻底的废掉他的气海。他的丹田之中还是会慢慢积蓄灵力,只不过他自己觉察不到而已。一旦遇到特别大的危险,他才会下意识的运转灵力冲破气海。再说了我已经把他的梦魂刀跟狗灵小黑都放进了往生珠,危险来临的时候,这两样东西也会让他逃脱危险。”

    “我不懂修行,可是也知道积蓄灵力,肯定会有一个过程的。如果他才出了山林就碰到了危险,那岂不是只能等死了?”

    “我看中的男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于倩丽笑道,“你只不过跟张芸生认识了半天,怎么会这么关心他?”

    “报告主人,我不是关心他,只是为了主人着想。主人能够为他付出这么多,肯定不想他就这么死了。我是为了主人才会关注他,要不然我肯定早就忽略他了。”

    “你不用跟我表忠心,我又不是封建社会的皇帝老儿,不喜欢拍马屁那一套。你不如直接说一说为什么你想要借着张芸生的事情,明里暗里的套我的话呢?”

    “主人,我没有。”小敏脸色发白,然后就想要摆手示意自己没有那么想。不过没等她的手抬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已经架起了云雷剑。

    “我不是张芸生那种书呆子,不会因为小丫头讨好他,就看不清是非黑白。你的确是小敏,不过并不是百分百的她。你之前被巧兰给强行排除了一缕残魂,可是我刚才已经发现了你现在的魂魄是完整的。而且你发现没有,你现在的性子跟原来的小敏并不是完全一样。所以我知道现在的你还是小敏,只不过身体里面有着巧兰的一缕残魂。那缕残魂太微弱,几乎微不可查。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巧兰原本就很擅长幻境之类的法术。如果让那缕残魂继续在你体内存在,你就会慢慢的被它所影响,直到你变成巧兰。”

    “主人,我不知道这件事啊。”小敏看着于倩丽的脸色越来越冷,知道她随时都可能将扣在自己喉咙上的剑刺进去,于是连忙申辩道,“主人神通广大,肯定有办法能够把这缕残魂从我体内拔出的。您尽管动手,我肯定不反抗。”

    “你反抗,也要有那个能耐才行。”于倩丽冷笑道,“我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你,这样会一劳永逸。可是你刚才的言谈举止有很合乎我的心意,又让我舍不得杀你。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主人,我不想死。我愿意永远做主人的侍女,求主人不要杀我。”

    “嗯呢,好吧。”

    于倩丽转身就走,似乎不准备再对小敏动手。小敏连忙跟在她后面,还很是着急的问道:“主人想这么处置我呢?”

    “我没怎么处置你,你可以一走了之。”

    “我都说了我是主人的侍女,肯定要跟着主人。”

    “你这个样子,让我真不忍心杀你了。巧兰是不是她自称的神,我真是看不明白。不过我知道她法力很强大,所以想要把那缕残魂从你体内赶出来很难。如果杀了你,她的残魂自然会出来。然而你又不想死,所以这法子就行不通了。除此以外,用往生珠和定灵扳指搭配起来,倒是也有可能将那缕残魂抓出来。不过这种抓取生魂的办法有违天德,所以我不想让张芸生动手。再说了就他那手艺,能够把你的魂魄整个抓出来就不错了,肯定没办法将残魂区分出来。如果动手的时候出现差池,那就不是变成笨笨的傻瓜,而是变成真的白痴了。”

    “那我岂不是要一直跟巧兰的残魂待在一起,最终会变成她,那我不就会从这实际上消失了吗?”

    “有我在,巧兰肯定没那么容易得逞。她现在只能够潜移默化的影响你的言行,却没办法真的操控你。只要你跟着我,我自然有本事压制这缕残魂。如果你表现的够好,我会找人帮你把残魂驱逐出来的。毕竟江湖之中有的是能人异士,想找出个这样的人并不是很难。只不过你的情况不严重,没必要着急。社么时候碰上了,我会帮你留意的。这件事随缘就行,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谢谢主人。”

    “嗯呢,走吧。不过主人只是私下叫就行,或者是遇到修行者需要显示我的气场的时候,你可以喊我主人给我助威。要是碰到普通人,你可千万别这么叫。咱们行走江湖,要的就是低调。如果让人发现了,可是会引来特事处那帮人的。我倒是并不怕他们,只是不愿意招惹他们罢了。”

    “是,主人。”小敏恭敬的喊了一声,然后又问了一个问题,“咱们就这么走了,难道真的不用跟着张芸生,护送他一阵吗?”

    “江湖这么大,能护送他到哪里?他是我看中的男人,肯定没那么容易死。走吧,要不然太阳彻底落山之前,可就出不了山了。我现在变成了人,可不能随便凑合了。待会找家旅馆,我可得好好找张大床睡上一觉。咱们的钱够不够,需不需要节约一些?”

    小敏只是愣了片刻,就醒悟到于倩丽所说的钱是她的钱。这个时候小敏刚刚在生死边缘来回了数次,哪能跟于倩丽分彼此。于是她连忙回应道:“我来得时候带了一千块钱的现金,应该够咱们在山下找间旅馆的。他们几个人的身上肯定还有钱,我过去翻一翻,肯定还能找出来不少。”

    “算了,够住一晚的就行。想要用钱,现在的我有很多办法。我只是不想在刚刚恢复人身的时候,去做那些麻烦的事情。就你身上这些就够了,那些死人的钱就算了,拿着晦气。”

    “那你还让张芸生拿巧兰的手机?”

    “她的残魂,不是还在你身上嘛。既然有这缕残魂,她就不算彻底的死了,要不然我还能穿她的衣服。再说了张芸生现在正在走霉运,拿死人的东西用,也不可能让他的运气变得更差,所以无所谓了。走吧,别说他了。现在的我只管享受,不谈其他。”

    于倩丽伸了个懒腰,然后一个人走在前面。小敏连忙跟上她的脚步,生怕隔得远了,巧兰的残魂立刻就会反客为主。她们两个慢悠悠的行走在山林之中,似乎并没有于倩丽说得那么着急。在她们还没有走出群山的时候,张芸生已经看见出山的公路了。

    当张芸生走出群山的时候,忍不住大笑了两声。他原本以为这片山很广阔,先要走出来不知道要走多少时日。可是真的走起来发现,原来这里只是地势陡峭,才没有被人开发。实际上这里离着外面很近,他赶在下山之前就已经走到山脚,并且发现了一条乡间土路。

    这条土路坑坑洼洼的,一看就是附近几个村子的民工合力修成的土路。这种乡间小路上白天走车都不多。这会已经快要天黑,就更难遇上车辆了。张芸生看着这条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跟贺玉颜摘山柿然后偶遇还被困在小香猪体内的多多的事情。虽然现在相距那时,不过只是间隔了数月。可是这会回想当时的场景,已经让人觉得恍如隔世了。

    “哎,老乡,是不是去城里干活的。跟着我们车走吧,只要五十。”

    张芸生听到有人说话,他抬起头看见有辆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自己面前。车上那个满嘴黄牙带着一个工地上安全帽的粗犷汉子,跟他喊道:“去城里那么远,五十真不多。平日里那些拉人的农用车连个作为都没有,还能要人三十呢。我这车可是面包呢,要你五十真不多。再说这会眼瞅着天都黑了,再不走可就真没车了。”

    “我没。”张芸生边说边掏了一下口袋,发现自己原本空空如也的口袋里面竟然有了一些原本没有的东西。他没有掏出来,可是单凭触感就知道那里起码得有几十张钞票。他把自己刚才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我没说不坐啊。”

    那个揽客的汉子拉开车门,然后让张芸生上了车:“兄弟看你这打扮和说话,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是出来打工的,可是让人给骗到这地方来了。行李之类的东西全没了,就剩下身上的百十块钱了。我都在这路上转悠半天了,一直没找到个肯免费载客的。要不是看着天黑了,我还真不舍得把最后的钱拿来打车呢。哥哥怎么称呼,能不能在城里给我介绍份活干?”

    “你就叫我老黄好了。这也不是我的本姓,就是人家看我满嘴黄牙乱叫的。你要找活干,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