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怎么能当真呢?

第四百七十八章 怎么能当真呢?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很可惜的是,我已经饱了,而且是很饱那种饱。所以虽然其他鸡看起来很可口,我也没兴趣吃了。我是一个爱惜粮食的家伙,因此不管有没有旁观者,照样继续自己的大餐。只是我实在是太饱了,所以没有继续吃下去的兴致,因此在他们看起来我不停的****地上的血肉却又不咽下肚,就像是在故意挑衅一样。

    “别动,再动我们就开枪了。”

    他们义正言辞的吼着,好像不吼得这么大声,就会显得自己没有底气一样。我抬起头,看着他们,然后对着站在最后面的一个阿姨说道:“我认得你,你请我吃过一个盒饭。你是好人,来,我请你吃大餐。”

    那个被我叫做阿姨的女警察,就是刚才吐得最厉害的一个警察。她看我朝他不断招手的姿势,终于忍不住再次呕吐起来。我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有些生气,因为她拒绝了我的好意。

    我站起身,不过没等我朝她走过去,就发现那些警察的手真的按在了手枪的扳机上。我不傻,在这种情形下,我可没把握逃出去。于是我记起了上一回被抓的时候,用过的手势。我把自己的手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喊道:“这一回别打我,要不然我可会生气哦。”

    可能是惊吓能使人的记性变好,也可能是我长得可爱,所以阿姨对我的印象深刻。反正当我摆好了当初在凉皮馆被抓住时候用过的手势时,阿姨忽然指着我喊道:“我记起来了,她,她是,是那个放大烟壳做调料那家凉皮店里打工的小丫头。”

    听到阿姨的话,其余曾经参与过上一个案子的警察,大多数也记起我来了。其实上一次我很乖,即使是被他们上了手段,也没有做过任何反抗。可是上一次的乖巧,跟这一回见到的场景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让他们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的时候,未知总是让人感到害怕。尽管他们的回忆当中我是那样的乖巧,可是照样没有人敢上前将我戴上手铐。即使是我双膝跪地,两手朝天,他们还是围在一边,就那么围着而已。

    我跪在地上太久,终于有些累了。我将跪姿转成蹲姿,然后再转成坐姿。最后直接一屁股坐在血肉当中,然后双手放到身后撑在地上,然后双腿伸展出去直接那么半躺在地上。我就这么瞪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来抓我。

    “队长,怎么办?”

    在场的警察,或许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么嚣张的罪犯。尽管他们被激怒了,可是心中的惊恐却始终比怒火更多。

    “怎么办?凉拌。”队长气呼呼的对着手下吼道,“一群废物,你们这么多人。手里拿着枪,各个长得虎背熊腰的,还怕这么一个女疯子?”

    听到队长的话,在场的警察脸上全都有了一些羞赧的神色。不过这种神色也就是一闪而现,紧接着出现的还是永远挥散不去的恐惧。

    “队长,这女的太邪门了。”

    “就是,就是,太邪门了。”

    那么多警察,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可是就是没有人冲上来。到底还是队长办法多,他将自己腰上挂着的手铐扔了过来,然后朝我喊道:“别耍花样,你要是不想活命,我们可不会手软。”

    队长说完话以后,就将自己手枪的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其余的警察有样学样,也纷纷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枪。我看了看他们手里那些或长或短的枪支,然后看了下自己身边的手铐。我朝着他们笑了一下,然后很配合的将手铐戴了上去。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我直接被关进了一间单人牢房。在等过了漫长的时间以后,我以为自己被会枪毙。因为我在乡下的时候,就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道理。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并没有被枪毙,也没有被继续关在牢房当中。因为他们觉得我疯了,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我以为自己懂法,所以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实际上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法盲,根本就不知道精神病人杀人不犯法的道理。其实也不是不犯法,只不过是无法承担刑事责任罢了。替我打官司的律师名声大噪,成了有名的人权律师。在这件事上我也不亏,因为我不但没死,反而转到了生活条件不过的精神病院。

    我的案子太出名了,所以出狱的时候,已经有人替我安排好了一切。我对这家精神病院很满意,因为在里面不用干活就能吃到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只是有件事让人不太满意,就是我刚刚进去的时候,被束缚栽了一张病床上。这张病床是那种平躺着,没有任何多余空间的小床。我的手脚完全被束缚住,让我连一点挪动的空间都没有。

    如果只是这样,我或许还能承受。可是当主治医生在晚上值班的时候偷偷过来,并且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小家伙,你很调皮啊。”我朝着主治医生笑道,“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不对,错了。我不想跟大头说话,我要跟小头说。”

    这个医生看起来一副****攻心的样子,急不可耐的跑了过来。然后我在他的小头伸过来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下去,之后他想挣扎开来。可是我也在挣扎,而且在他挣扎开之前,我就先挣开了床上束缚我的皮带。

    虽然咬掉小头之后,也会出血,可是总归没有脖子上的血多,也没有脖子上的血热。我咬破了也他的颈动脉,吸干了他的血。之后我躺回床上,盖好被子继续睡觉。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个地方。这一回没有束缚带也没有床,围在我身边的只有棉花。对,只有棉花。我被棉花包围了。

    看起来这家医院确实不一般,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当他们发现主治大夫死在那里以后,压根就没有惊动我,而是直接用麻醉枪把我彻底麻醉,然后就扔进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个房间里面找不到任何铁器,甚至连根多余的布条都没有。我别说在这杀人了,就连杀死自己都很难。我就这么待在一个满是棉花的屋里,不过好在吃喝不愁,只是吃喝的东西里面总是有股怪怪的味道。

    开始的时候,我看不到任何人。后来慢慢地,我能够隔着一扇铁窗跟外面的医生谈话。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可以被放出来了。当然不是放到医院外面,只是能够在院内的草地上跟其余的病人一块放风而已。

    再也没有人跟我提过那个被我吃掉的大师傅,就连被我吸干血扔在床下自生自灭的主治医生也没有人提起了。我就在这无忧无虑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个平时很照顾我的女医生向我问道:“小敏,你不能总是住在医院里啊。我看你恢复的不错,用不了多久就能出去了。到时候,你要开始新的生活,总要学点技能才对。你想要学点什么,我可以帮你向院里申请一下。”

    “你想说的是求生的技能吧,我不用学,因为我有啊。”

    “什么技能?”

    “你给我找一个咖啡壶过来,我替你煮一壶咖啡吧。”

    小敏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然后端起一杯咖啡闻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们觉得这杯咖啡怎么样,香吗?”

    听到这里,大家知道小敏的故事结束了。大家端着手里的咖啡,却不知道该不该喝下去了。张芸生本来就不是很爱喝这种苦不拉几的东西,因此撇了撇嘴,将手里的咖啡放到了身边:“我喝了咖啡,睡不着觉,还是不喝了吧。”

    “不喝拉倒,跟谁请你喝似的。”于倩丽将张芸生放下的咖啡抢了过来,“现在你别看着天色很黑,可是你别忘了。今天是太阳出来的晚,可不是晚上。这杯咖啡就算是再浓,离着你睡觉的时候,起码还得有十几个小时吧。这么长的时间,多少咖啡都能消化完了,怎么会影响你睡觉呢?”

    于倩丽抢走了咖啡,在跟张芸生说完话以后,就把话题引回了小敏这里:“小敏姐,你知道我口味很重,可是再重也有个限度。你这咖啡里面加没加料啊?”

    “呵呵,调皮。这里又不是大城市,荒山野岭的上哪去找毒贩去?”

    “小敏姐,你知道我说的料肯定不是大烟壳,而是那个啊。”

    “哪个?”

    “就是那个喽。”

    “到底是哪个?”

    “小敏姐,你可真会绕圈子。我说的那个,自然是煮咖啡大锅里面的那个婴儿啊。你不会真是得了他的真传,所以才能把咖啡煮的这么香吧。”

    听到于倩丽的话,小敏笑道:“你只听了故事的前半部分,貌似没注意后半部分啊。我的故事里可说了,我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不是监狱。所以我看到听到的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怎么能当真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