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验尸你也会?

第三百二十一章 验尸你也会?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芸生不是职业军人,对于手雷的性能了解的并不多。但是刚才那颗手雷能把阿强炸成碎片,却没能伤到张芸生分毫。这么精准的爆破,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而且刚才它在自己手里不炸,偏偏当自己扔到阿强手里的时候,手雷就炸了。这是巧合呢,还是自己的幸运,或者说是一种陷害呢。

    起初张芸生以为是幸运,可是当看到门口有人进来,他心里突然有种被陷害的感觉。

    “能把人的肉体以及灵魂一起炸碎的特种手雷,你小子为了杀了他,倒是费了一番苦心啊。”

    进来的人是黄伯,他只是朝阿强的尸身碎肉瞄了一眼,就把目光转回了张芸生的身上。他没有再问些什么,不过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气势,而且很凌厉。

    到了这种时候,再解释也没有必要了。反正在黄伯看来,是张芸生扔出手雷炸死了阿强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至于是不是陈志想故意陷害,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这黑锅背的有些冤,不过也没办法,谁让张芸生倒霉呢。但是这事也没什么坏处,毕竟张芸生本来也想杀了阿强替雪儿报仇。现在虽然方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结果总是好的。

    张芸生看着黄伯的气势变得越来越凌厉,知道他马上就要出手了。有些麻烦的是,现在两人间隔的很远。张芸生想要贴近他的身边,然后让自己的暖玉偷袭他,貌似有些难办。

    “本来老夫想饶你一命,可是你竟然杀了他,那就顾不得许多了。”黄伯将手里的拐杖举起来,摆出一个要放手强攻的架势,“你知道他是谁吗?杀了他,不止是你,连老夫都得受牵累。不过现在还有办法补救,如果老夫杀了你。就算换不得一条性命,起码也能留得一条全尸。”

    黄伯的话,让张芸生有些费解。这阿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看到张芸生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黄伯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知道吗,你杀的不是别人,是血灵会会长严丛的儿子,严强。”

    阿强太嚣张了,张芸生知道他肯定有些背景,否则不可能嚣张到这种程度。不过张芸生没想到他竟然是严丛的儿子,这可就让人有些担心了。

    血灵会凶名赫赫,严丛的实力也不是张芸生这种菜鸟能打听的。惹恼了这种人物,张芸生真是有些走霉运。

    好在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之前在丽春镇的海曲职中的时候,张芸生就已经背上杀掉晁云飞的黑锅了。据说那可是严丛的小舅子,跟他的死沾上边,张芸生可就上了血灵会必杀人物的黑名单了。

    之后张芸生又牵扯进狗灵基地的事情,至于狗爷的死,以及血灵会在海曲职中里的秘密泄露都跟张芸生有关系。这些事情,每一件都足以让严丛生出杀机。既然已经是死了,现在杀了阿强,也不过就是死上加死罢了。

    反正都是死,多死几次也就麻木了。再说血灵会再怎么可怕,眼前能威胁到张芸生的也就是面前这个老头罢了。张芸生一贯尊老爱幼,不过死在他手里的老人可不少。远的不说,就拿刚刚死掉的妪女举例好了。她的江湖地位未必会比黄伯矮多少,不照样死在秘境了吗?

    如果黄伯知道张芸生明里暗里跟那么多高手的死有关,他可能会有所顾忌。可是现在他看到的只是一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对于严丛的惧怕终于战胜了他对那根玉柱的恐惧。

    黄伯出手了,而且这根拐杖攻击的位置选的恰好就是刚才已经被拐杖洞穿过一次的胸口。

    张芸生不是铁打的,能抗得住一次攻击,不代表着他能扛得住很多次。看到黄伯袭来,他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举起手里的梦魂刀。

    要来的事情,终归要来。要死得人,终归也要死。

    “龙在九天。”张芸生大声的喊了出来,“匹夫受死。”

    龙在九天是游龙刀法的第一招,可是有着能令天地为之变色的恐怖威力。至于威力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大,那就不是张芸生所能想到的了。

    当砍下这一刀的时候,张芸生并不觉得自己能把黄伯砍成两半。毕竟现在他身上的伤不轻,而且黄伯也不是一般的小角色。

    看到黄伯分成两半的尸体,和从中间被劈成两半又从身体里面流出来的五颜六色的脏器,张芸生真是有些不敢相信。白色的血,红色的脑浆,黄色的污物。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是那么真实,让张芸生不得不信。

    “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不仅是张芸生,就连李兰欣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黄伯刚才的气势倒是真像那么一回事,我都差点让他给唬住了。可是他连一刀都挨不住,这也太没用了吧。”

    张芸生看了看手里的刀,再看看地上的两半尸体。他摇了摇头,然后跟李兰欣说道:“不对,有问题。刚才我那刀砍下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任何灵气之间的碰撞。除非黄伯根本就是个没有灵气的废人,否则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劈死才对。

    凡事反常即为妖,这事情肯定有问题。不过麻烦的是,张芸生看不出到底有什么问题。毕竟他是个江湖菜鸟,经验实在是少的可怜。

    李兰欣蹲下身子,然后在黄伯的尸身上翻了翻。张芸生虽然也不怕死人,也不怕恶心,可是终归还是有些膈应的慌。他看着李兰欣在那不停的翻翻捡捡,一会拎起一个被砍成两半的心脏看看,一会又扒拉开死尸被砍成两半的脊柱瞅瞅,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你到底想找什么啊?”张芸生弄不明白李兰欣的目的,就直接说道:“死者为大,虽然咱们跟他是敌人,也犯不着这样泄愤啊。”

    “你懂什么啊,我这不是泄愤,是验尸好不好?”

    “验尸,那是张玉红的活,你也会?”

    听到张芸生的质疑,李兰欣撇撇嘴:“她们那些法医验的是尸体的血肉,我要验的可是灵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