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你就想让我看这个?

第五百六十三章 你就想让我看这个?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前秦小蕾用子弹的火药做火源的时候,张芸生的确是感到了震惊,但是更多的感觉是懊恼。因为他看完了之后,觉得自己也能做到,只不过是没想到罢了。

    不过这会看到秦小蕾露了这一手,张芸生算是真的服了。因为秦小蕾是随便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虽然她对树枝做了修整。可是这根修整而成的木棍,本质上还是树枝的一部分。张芸生不认得这是什么树,但是也看出来了这树的材质很软,那么削出来的木棍自然也很软。

    秦小蕾能够用如此柔软的树枝削出来的木棍击中底火,并且成功的引燃了底火。这非但说明她手上的力道很大,而扔出木棍的准头够准。更说明了她在扔出木棍的同时,在上面灌注了灵力。

    如果刚才是让张芸生扔出那根木棍,他也能击中底火,因为够准。他手上的力气就算没有秦小蕾大,相去也不会太多。不过他不可能把底火点燃,因为他的力气再大,也无法改变木棍的材质。

    张芸生扔出来的木棍,只会在底火面前被撞成碎屑,并不可能打穿底火,也就无法点燃它。因为张芸生这会气海空空,没有富裕的灵力能够拿来点燃底火。更何况张芸生就算体内有灵力,照样办不到这一点。因为灵力是在身体里面的丹田里面储存,并通过全身的经脉流转。有的时候,如果施术者不惜耗费灵力的话,也是可以将自身的灵力传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借助某些法咒,或许也能将这些灵力传到法器上变为法器里面的法力。可是那都是有条件的,怎么会像秦小蕾这样随随便便的传到一根普通的木棍上呢?

    “怎么样,傻眼了吧。这才是姐真正的实力,你就尽管跪下来好好膜拜吧。”

    秦小蕾的口气很嚣张,可是张芸生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当然不会跪下来对着一个小丫头顶礼膜拜。不过他确实也是很佩服秦小蕾的本事,于是虚心求教道:“你能够用木棍击穿底火,肯定是在木棍里面灌注了灵力。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可不是一般的厉害。要是你的功力在高深一点,不对,就是以你目前的功力而言。只要你想杀人,完全不需要武器,只是用飞花落叶皆可杀人啊。”

    “嗯,你说得没错,姐就是那么厉害。”

    “你能教我吗?当然也不用透露太多,免得泄露你师门的秘密。你只是跟我说一下其中的诀窍,然后我自己领悟就好了。”

    “诀窍?嘿嘿,你以为我会跟你说吗?”

    秦小蕾的意思很明确,这毕竟是个大秘密,当然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张芸生也只是随便说说,被拒绝了虽然有些尴尬,可是也仅仅是尴尬而已。

    刚才一声爆响的同时,已经被引燃的底火有将剩余的火药统统引燃了。虽然火药很少,但是这瞬间的火焰已经足以将地上的树叶引燃了。树叶烧着以后,树枝也就慢慢的燃起来了。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些火星,慢慢的火焰就完全升腾起来了。

    为了防止小山羊烤焦,自然得有人不停地翻转着那根将它整个穿起来的树枝。这里一共就两个热热,当然是张芸生负责干这个活了。他蹲下身子翻转着树枝,正好也能缓解求教不成的尴尬。

    看到张芸生的囧样,秦小蕾嗤嗤的笑了起来。而且起初的时候,她还仅仅是用手捂着嘴偷笑。后来越来越放肆,终于忍不住彻底的哈哈大笑起来:“傻瓜,你笨死了,简直太好骗了。”

    “好骗,你骗我什么来?”张芸生有些懵懵懂懂,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刚才并没有往那根小木棍上灌注灵力,而是给我制造了一个假象?”

    “当然是假象,怎么可能是真的。要是我真有那种飞花落叶皆可伤人的本事,还能被白容花给抓住。再说就算我被他给用迷药制住了,当我迷药解开的时候,也该大开杀戒了。像我上回那样,一直等到最后才现身,你觉得像是一个高手的风范吗?”

    秦小蕾边说边笑,而且笑声还是那样大。张芸生越听越觉得自己刚才太傻了,竟然真的以为秦小蕾是那种不世出的绝世高手。这会真相大白,他觉得有些郁闷。

    “你能不能不笑了,你这样笑,会把整片树林子里面的小鸟全都吓走的。”

    “吓走?想得美。这些傻鸟要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林子里面也就罢了,要是有敢现身的,来一个我灭一个。光吃羊肉总归是有些单调,在羊肚子里面放只鸟一块烤着,想必会很美味的。”

    秦小蕾在这想着吃,张芸生想得则是刚才秦小蕾是如何办到的。不过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秦小蕾能有什么别的功夫来代替灵力的注入。

    聊天得两个人才有意思,如果只是一个人说,那可就成了自说自话了。秦小蕾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听众似乎很不用心,于是数落道:“你能不能用点心听我说话啊。”

    “你说你的,我在这烤羊呢,没工夫听。”

    “哼,你不把羊烤焦了就不错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再想我是怎么做到的嘛。不过就你那智商,就算是想破了头,都未必能够想出来。好了,我今天心情不错,就再次传你一招。不过我教会了你,以后可就算是你的师父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个道理你总该懂吧?”

    张芸生虽然想知道秦小蕾那一招的秘密,可是并不会为了这点东西就真的拜她为师。他想了一下,忍不住笑道:“你要做我师父也成,不过总得有个师父的样子吧。我没有正式拜过师,可是也不是没有学过这种东西。我的本事大部分都是一个老头教的,你要是做我师父。不但得变性成为一个男人,而且还得变成一个老头。变性的事情,你出了山就能做。可是想变成一个老头,没有个几十年的功夫怕是办不到吧。”

    “你敢咒我变成一个老头,哼,你真是欠收拾了。”秦小蕾似乎有些生气,于是朝着张芸生亮出了手里的东西。

    张芸生一看这东西,就知道麻烦来了。因为他刚才只顾着低头转着烧烤架上的小山羊,根本没有注意到秦小蕾是在什么时候又用树枝削了一根细长的小木棍。看这根木棍的样子几乎跟上一根完全相同,上一根能够击穿子弹的底火。这一根就算是稍微差一些,想来也不会差得太多。

    “你不会是想动手吧?”张芸生连忙劝阻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可千万不要冲动。”

    “哼,你说的那种人是君子。我又不是什么君子,只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孔夫子曾经说过一句话嘛,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既然是小女孩,就把小人与女子这两样祸害占全了。我这样的人,受了气,怎么会不报复?”

    秦小蕾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掷出了手里的小木棍。而且这根小木棍的确是冲着张芸生射过来的,还是直接射向了面门。

    张芸生这会没了灵力,可是身体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他看到木棍袭来,立刻就伸手去接。不是他不想蹲下来或者转身躲避,只是因为秦小蕾的动作太快。如果张芸生选择那两种方法,八成是无法躲开的。

    其实就算是伸手去接,以刚才击中底火的那根木棍的速度作为参考的话,这一次张芸生是绝对没有可能接住木棍的。或许他能来得及抓住木棍,却绝对来不及将这根木棍给控制住。如果能够以划破手掌为代价抓住木棍的话,张芸生就觉得很幸运了。可是就怕那也只是一个奢望,因为更可能的结局是这根木棍直接射穿了张芸生的手掌,继而射穿他的头颅。

    张芸生很担心,却也没怎么特别担心。因为他的手的反应速度几乎是应激性的,是在看到木棍袭来的同时,紧接着就已经出手了。这次出手的计划基本上没有经过他的大脑,完全是手、眼的配合。所以当张芸生担心自己能不能抓住的时候,实际上他已经抓住了。

    好险,这是张芸生脑子里面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运气真好,这是张芸生脑子里面冒出来的第二个念头。他完全没想到能够这么容易抓住木棍,因此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会没了危险,张芸生能够用心去想刚才忽略的事情。他知道要是秦小蕾真的想杀掉自己,这根木棍这会恐怕早就穿过他的头了。可是秦小蕾不想杀人,干嘛又要搞出这么多事情,难道就是为了吓唬自己?

    张芸生知道秦小蕾是一个很无聊的人,不过她又不可能无聊到这个地步。张芸生将自己握在手心的那根木棍放到眼前看了一眼,然后就知道了秦小蕾的目的。

    “你就是想让我看这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