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玉柱 红光 老鼠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玉柱 红光 老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张芸生的结论,李兰欣忍不住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毕竟那些响声犹如雷鸣一般,那鼠群的数目得达到多少?

    “坏了,刚才咱们上来的时候,没把铁丝网合上。这会是不是那些老鼠正好顺着铁丝网冲上来了?”李兰欣想到这点,“它们天天闻着泔水的味道,可就是吃不上。这一会有了漏洞,那还不疯了?”

    老鼠疯没疯不好说,可是如果被鼠群给顺手扫荡了,张芸生估计会疯。如果疯了还好,就怕进了老鼠的肚子,想疯都没得疯了。

    张芸生的手被玉柱跟下水道壁连在一起,对震动的感受要远远超过李兰欣。他感觉到这里的震动越来越大,估计那些老鼠很快就会冲上来的。他晃了晃还趴在自己怀里的李兰欣:“快别磨蹭了。踩着我的肩膀上去,这里离下水道的入口不远,应该会很快就能上去的。”

    李兰欣点了点头,然后踩着张芸生的肩膀就往上窜出去一米多高。如果不是那根玉柱够结实,张芸生少说也得被踹下去两米深。就在这时,他已经能看到下面隐隐约约地出现一些细小的身影。看那大小,似乎正是制造雷声的那些小东西。

    到了这种时候,想不死都难。如果下面来的是一只老虎,甚至一头黑熊,张芸生都敢跟它斗上一斗。可是面对着成百上千只老鼠,那可就让人不寒而栗了。毕竟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张芸生没大象那么大的身子骨,可是老鼠比蚂蚁大了可不知道有多少倍呢。

    张芸生面对着越来越近的鼠群,忍不住有些心悸。到了这时候他唯一活下来的希望,就是那些老鼠能不搭理他,直接就奔着上面的入口而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看着那些泛着绿光的小眼睛,听着耳边萦绕不绝的吱吱叫声,张芸生只能闭上双眼等待。就在这时,突然他感觉从上面传来一阵迅猛的风声。他抬头一看,李兰欣又掉下来了。

    不过这一回跟上次有些不同,当下坠到张芸生的身边时,李兰欣竟然稳住了身子。张芸生对此很是纳闷,李兰欣怎么可能会这么没用呢?

    “你早上吃了那么多,怎么连爬这么点高度的力气都没有?”

    听到张芸生的话,李兰欣小嘴一撇:“你也知道那是早上吃的,现在都几点了,你也不想想。对了,让你一打岔,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其实这一次我不是滑下来,而是自己掉下来的。因为上面有道关卡,咱们根本过不去。”

    九九八十一难都过了,难道就差最后这么一哆嗦?张芸生没有上去过,但是在他看来,上面不过是个厨房,能有什么难得住李兰欣的机关呢?

    下面的响声越来越大,李兰欣也明显的觉察出下水道壁的震动。她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不过很快就变了回来。她两手都用来撑住墙壁,就用小嘴往上面努了努:“你别看这上面似乎啥也没有,其实在最尽头有一个转速很快的排风扇。别看平时的泔水能从那往下流,要是咱们硬闯,肯定会被铰成碎肉的。

    怪不得老是觉着头顶有股似有似无的微风,弄了半天,都是那排风扇搞出来的。这下水道的直径差不多有一米半,想来那排风扇的叶轮直径肯定也跟它差不多大。这么大的叶轮,转起来的动能是很惊人的。就算不能将人完全铰成碎肉,起码砍头腰斩之类的事情,还是小菜一碟的。

    现在上面是犹如铡刀一般的排风扇,底下是成群结队等着会餐的鼠群。张芸生跟李兰欣这两个倒霉鬼夹在中间,实在是上也上不去,退也退不得,正好处于最难堪的位置。

    “哎呀,你看它们冲上来了,你快想想办法啊。”

    其实不用李兰欣催促,张芸生也能看见鼠群的先锋部队已经冲上来了。毕竟他可是阴阳眼,比李兰欣的视力强太多了。可是这会已经处在这么一个腹背受敌的位置,还能有什么法子好想呢?

    就在李兰欣说了一句话的工夫,已经有几只老鼠窜了过来。李兰欣虽然怕,可是她怕的是汹涌澎湃的鼠潮,而不是这么单个的小老鼠。只见她手腕上的禁灵镯忽闪了几下红光,那些靠近它的老鼠就一头朝下栽了下去。

    张芸生一看李兰欣的禁灵镯这么厉害,心里也稍微宽慰了一下。不过他低头一看,心就冷了。因为那几只坠下去的老鼠,还没等着下坠多少距离呢,就被旁边的老鼠给撕碎了。

    这群老鼠看来是疯了,而且疯的很彻底。连同类都要吃掉,那还能轻饶了张芸生跟李兰欣这两个大活人吗?

    “哥哥,怎么办啊?”李兰欣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这也不怪她,毕竟她还是个半大不大的女孩子。

    张芸生想说点什么安慰李兰欣的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了。毕竟张芸生也不是一个爱说谎话的人,那还怎么安慰人呢?

    到了最后的这一刻,两个人都有些沉默了。有的时候,死亡到来的那一刻,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吓的大喊大叫。张芸生不忍心李兰欣被老鼠撕咬,就把她拽到自己的怀里。然后他将自己的身子尽量贴近下水道的井壁,并且把李兰欣的大半个身子都掩盖在自己的身子下面。

    但愿下面的鼠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果它们离去的速度很快,那么把张芸生吃光以后,可能就顾不上再吃李兰欣了。虽然到时候李兰欣会被咬的满身伤痕,可是好歹还能保住一条性命。现在张芸生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哥哥,你说咱们会死吗?”

    “傻瓜,那还用说。”

    “可我不想死,我还想再多活几百年呢。”

    听到李兰欣的话,张芸生忍不住笑道:“能活百十年,已经是老寿星了。你还奢望几百年,那不成老妖精了。”

    虽然张芸生还想调侃几句,可是鼠潮的大军已经来了。张芸生叹了口气,最后嘱咐道:“闭上眼睛,忍一忍。如果毁容了也不要怕,去趟棒子国肯定能整好。整不好也不要怕,只要咱们国家还有那几千万光棍,你总能找上婆家的。”

    李兰欣本来已经要吓晕了,听到这话,就想捶打张芸生。不过她这会真个身子都被张芸生包裹住了,想打人也使不上力气。

    鼠潮汹涌而来,张芸生像一叶扁舟一样上下摇摆。不过这些老鼠虽然吱吱乱叫,可是却没有一个敢冲上来撕咬他的。这可有些奇怪,毕竟它们连同类都敢吃掉,还会不敢吃掉一个大活人?

    就在张芸生愣神的一刹那,就有无尽的血雨从上面洒落。想来是鼠潮的前锋爬得很快,已经朝着那个大排风扇发动进攻了。

    鼠潮很凶,是个人或者说是个活物见了都会害怕。不过排风扇可是死东西,它除了转就是转,可不管自己前面来了啥。

    随着血雨的洒下,鼠群的速度开始减缓了。倒不是它们害怕排风扇,而是它们正忙着争抢那些被排风扇铰碎的血肉罢了。

    虽然上面的碎肉都被那些幸存的老鼠吃光了,可是还是有很多鼠血飘落下来,差不多把张芸生的全身都浇透了。闻到这些血腥味,他身边那些老鼠的凶性也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之前老鼠已经把张芸生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个遍,可是它们围而不攻。这会虽然还只是围着,可是它们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张芸生从来没想过能跟一群老鼠待得这么近,他自然从前也没发现,原来老鼠的眼睛里也能看出来七情六欲。

    现在这些老鼠的眼睛里面透露出来的情绪也很饱满,那就是吃吃吃,我要把你吃掉。不知是哪只老鼠先起的头,突然之间所有老鼠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张芸生心里把那只打破平衡的老鼠狠狠地咒骂了一通,虽然他也搞不明白那只老鼠到底是何方神圣。

    下水道就这么大,鼠群涌过来,张芸生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他把自己的头朝下一趴,准备忍忍就过去了。但是当自己的背上、腿上、胳膊上传来刺痛的时候,他还是怒了。

    最近张芸生的生活除了倒霉还是倒霉,之前跟晁云飞那些人的恩怨就不提了。单单是来到京城以后,特别是碰到阿强以后,他的霉运就再也没断过。虽然一直没死成,可是天天游走在死亡的边缘,那种日子想想也是醉了。

    本来这一回张芸生决定来一次绝地大反击,彻彻底底的把阿强给收拾掉。虽然不一定说杀了他,起码也要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也是一个说杀人就杀人的狠角色。可是这老京俱乐部怎么奢侈不行,非得建在一个防空洞里。单是这样也就罢了,它连个大门也不留。

    困难是有,可是办法也有,而且被张芸生给想到了。先钻下水道进入地下,再从这个排泔水的次级下水道爬上去,张芸生也算是很努力的。可是谁成想,马上就要成功了,竟然会被这群老鼠给咬死。张芸生觉得自己很冤枉,老天爷为什么就这么为难自己这样积极上进的好青年。

    既然觉得冤,那就难免会有怒气。既然有怒气,那就难免会发火了。张芸生虽然动弹不得,可是还是紧紧地攥住了手里的玉柱。似乎这根玉柱就是老鼠的化身,只要捏断玉柱,老鼠也会跟着一块被捏死一样。

    玉柱是玉柱,老鼠是老鼠,这二者根本就不是一种东西。张芸生的做法南辕北辙,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效果。不过他这么一弄,玉柱倒是真的好想要被捏坏了。

    张芸生起初还没觉察到有什么异样,可是当他觉得手里的玉柱变得越来越烫的时候,他总算是有所察觉了、

    这根玉柱起初在手中出现的的时候,还是普通的淡绿色,可是这会被他用力一攥,竟然变得越来越红。而且这红色不像人家办喜事的那种红红火火的喜庆颜色,相反却是一种妖冶的血红。

    随着红光越来越盛,已经不是张芸生的手掌所能遮住的了。当红光溢出的时候,张芸生发现他手边的老鼠似乎全都在退后,似乎它们在畏惧着什么。

    毕竟这是下水道的井壁,不是在地面上。这些老鼠能爬上来,靠的就是它们的利爪。不过爪子再锋利,也就勉强维持住身形罢了。当它们一鼓作气往上冲的时候,或许还能一往无前。可是当它们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摇摇欲坠了。现在它们往后一退,就只有往下掉落的份。

    掉下去的老鼠,自然会被后面的同类分而食之。毕竟它们是敌人,怎么死是它们的事,张芸生自然没工夫搭理它们。不过这红光能逼退鼠群,这可就有点意思了。

    张芸生见鼠群退避,心里难免有些高兴。不过没等他高兴多久,就看见红光消失了。鼠群对红光有些畏惧,对张芸生可就是喜爱了。毕竟这么大块肉摆在面前,老鼠哪能不欣喜?

    鼠潮再次围上来撕咬,这时候消失掉的红光再次出现。然后就是鼠群消失,红光跟着消失。这种奇怪的状况来来回回的折腾了数次以后,张芸生算是看明白了。他就不能高兴,只有怒气冲天怨气惊人的时候,玉柱才会发出红光。

    想到这一点,张芸生明白了为什么打刀能够对付一般的孤魂野鬼了。当初他以为这是由于打刀上附着了很多怨力,现在想想看更有可能是因为那些怨力触发了刀鞘里面暗藏着的这根玉柱。

    张芸生这回知道触发玉柱灵力的方法,也就不再惧怕汹涌的鼠潮了。反正鼠潮再凶猛,只要敢龇牙,玉柱就得收拾他们。现在张芸生就等着鼠潮涌过来,大不了就慢慢跟他们磨好了。一次死十只老鼠,死上百十次,不就全都解决了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