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二十七章 村内恶战

第二十七章 村内恶战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娃有点见识,可惜了。”狗爷叹了口气,接着在座椅把手上一按,顿时屋外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这么快就找帮手,我还没发力呢。”听见外面的警报声,贺玉颜倒也不急,她有把握在外面人进来之前拿下这风烛残年的血灵会制灵统领。

    贺玉颜从袖子里飞出那条长鞭,舞起一个鞭花卷起火塘里面尚未燃尽的干柴,把它们朝着还稳坐躺椅的狗爷砸去。

    狗爷却不惊慌,尽管屋子里地面狭小,劈头盖脸砸过来的干柴已经到了眼前了。他却仍然没有起身,只是拿起放在躺椅旁边的拐杖朝前一指。顿时那些还在冒着火星的干柴像遇到一层无形屏障似的,纷纷掉落在地。

    “这屋子里竟然早就下好了禁制,你是怕你的狗灵反噬吧?”

    听见贺玉颜的话,狗爷不置可否只是淡然笑道:“等狗灵把你们的灵魂吃了,自然就能生出灵智,到时候我在把它收了,岂不更好。”

    听这老头的意思,他是早就知道有人在外面了。可是这没道理啊,难道贺玉颜的匿形丸根本没用?

    张芸生在那胡思乱想的时候,贺玉颜已经不去搭理狗爷,而是转身看着那正在吞噬者老七的狗灵。

    “别琢磨了,那老东西原本是打算让狗灵吃掉整个村子的人跟狗,咱们只是误打误撞而已。”贺玉颜从怀里取出一个香囊,从里面拿出一出一张黄符。

    “太上老君,法力无边。世出异兽,天地浩劫。今借神力,助吾降妖,急急如律令。”贺玉颜嘴里念叨着咒语,手里动作也不停顿。左手捏法诀,右手朝火塘遥遥一指,手中的黄符无火自燃。

    贺玉颜看符燃起,将这烧到一半的黄符朝狗灵一扔。顿时这黄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驰而出。开始的时候还只是黄符自身的火苗,可是当符飞到狗灵身上时,这火瞬间覆盖了狗灵全身。熊熊大火燃起,屋里的温度非但没涨,反而骤然下降,让人遍体生寒。

    “老君的降妖咒和燃灵符,看来你真是有备而来。不过你要是以为这就能得逞,那也太小瞧我们血灵会了。”

    狗爷拿拐杖横挥一下,接着跳过火塘朝贺玉颜扑了过去。

    张芸生刚才一直没动,因为他动用过几次定灵扳指和往生珠都是找鬼的麻烦,狗灵这种东西他一时还真没想到好办法。这会看着狗爷过来,他本能的想上去拦一下。毕竟狗爷或许四十年前是条好汉,可现在呵呵。

    不过没等呵呵完,狗爷的拐杖就已经到了。张芸生站在贺玉颜的身前,卯足力气,用力劈出一刀。这一刀劈得很准,其实也不能说准,谁让狗爷自己冲到刀口下面呢?

    张芸生眼瞅着狗爷的脑袋在刀下溜了一圈,心想自己最终还是没脱开变成杀人犯的命,只求贺玉颜能把这事担下来才好。

    但是这刀被弹了回去,不但是刀,就连张芸生都被刀上传来的力气给带到一边去了。

    “小子,这点力气也敢出来显摆?我先收了这女娃,再来让你见识下啥叫刀法。”狗爷收起刚才举到头顶挡住张芸生砍刀的拐杖,走到狗灵之前打了自己一拳,吐出一口血喷在狗灵身上附着的冷火上。

    本来这冷火只是在狗灵身上烧着甚至连狗灵身下的老七都没点着,可是这一口血下去,狗灵身上的火全转到老七的尸体上面了。不过这火已经不再是那冷冰冰的蓝焰而像普通的火焰一样发出光和热,顿时屋里弥漫起一股燃烧尸体的异味。

    一直在念咒加持符篆力量的贺玉颜这时也吐出一口血,不过她来不及擦擦嘴里的鲜血就舞起长鞭朝狗爷卷去。狗爷别看人老,他身体可灵活着呢。他也知道贺玉颜鞭子的厉害,因此没像对付张芸生似得拿拐杖硬顶,而是一个侧身让过鞭子的第一波攻势。然后吹起狗笛,朝前一挥手。

    刚才被冷火烧得几近虚无的狗灵,这时候也缓过劲来。听到狗爷的指令,狗灵伏下身子,前腿一趴后腿一用劲登时就飞了过去。

    这会也顾不得收拾狗爷了,贺玉颜一挥鞭子把鞭梢收了回来朝狗灵卷去。不过狗灵不愧是令人恐惧的邪物,在鞭梢即将打到身上的时候,狗灵在瞬间消失了。

    张芸生有阴阳眼,因此对灵物比一般的修行者有更深的认识。在狗灵消失的一瞬,他就看了出来。其实狗灵并没有消失,只是彻底地虚化为灵体。

    贺玉颜没有开天眼,她观察灵气只是靠炁场的变化来感受。因此她一时之间失去了目标,没有发现那狗灵依旧朝她奔来,而且这次的速度比之前更快。

    “那狗灵朝你奔过去了。”张芸生看着狗灵朝贺玉颜奔去,忍不住出声提醒她。不过没等张芸生说完狗灵袭击的方向,狗爷的拐杖已经挥到眼前了。

    本来狗爷没想搭理张芸生这菜鸟,他想静静地仔细观察狗灵的第一次表演。可是张芸生非得出来捣乱,那可就不得不出手了。

    狗爷别看脸上挂着一把白胡子,看着行将就木似的,身手可是快得不像话。张芸生眼瞅着拐杖快砸到头顶了,可是手里的刀才举到一半而已。

    这时候哪还顾得形象,再说自己初入江湖只是个菜鸟而已,哪有形象可言。面对着如风而来的拐杖,张芸生就地躺倒朝旁边滚去,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张芸生算是勉强逃过一劫,那边的贺玉颜就没这么走运了。

    尽管有张芸生的提醒,可是贺玉颜还是无法找出狗灵来。她本来已经闭目静心准备通过炁场的波动来找出狗灵的位置,然后用符篆来收掉他。

    可是狗爷却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制成的狗灵成为他人的囊中物,狗爷也不去跟贺玉颜硬拼。他只是拿着拐杖在空中乱舞,可是这样整个空间的炁场已经被干扰的波动不已。

    张芸生跑到一个安全点的角落,朝贺玉颜的方向一瞧,只见狗灵已经扑倒她的面前了。

    “别找了,狗灵就在你面前。”

    听见张芸生的话,贺玉颜右手持鞭挥舞防止狗爷偷袭,左手捏了一个剑诀朝身前刺去。张芸生看得分明,这一刺正中狗灵眉心。可是狗灵连点停顿都没有,径直进入了贺玉颜的身体。

    “这女娃也不赖嘛,竟然知道用剑诀来克制兽灵。可是我这狗灵是老夫静修四十年才冥想出来的新法制成的,你现在还拿几百年前的老法子来耍威风。你这是瞧不上我的狗灵还是瞧不起老夫的手段?”

    没等狗爷吹嘘完,狗灵忽然从贺玉颜的身体里弹了出来。就在它弹出的一瞬间,贺玉颜的周身的灵气像被抽空了一样,她吐出一口血,跌倒在地。

    “怎么样?你还好吧?”张芸生走到贺玉颜的身边扶起她。

    狗爷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纳闷地问道:“狗灵入体,不吞噬掉寄主的魂魄是不会出来的。你是怎么做到的?说出来老夫或许能饶你一命。”

    贺玉颜挣扎着坐了起来,她冷笑道:“你以为我没点倚仗会跑来抓你吗?实话告诉你,在我离京之前已经提前做法分出自己的一缕魂魄锁在了安全之处。现在我三魂七魄少了一缕残魂,你的狗灵再厉害又能奈我何?”

    狗爷点点头:“怪不得,怪不得。你这女娃不简单,竟然能想出这一招险棋。不过这又能怎么样?狗灵入体,即使没吃掉魂魄,你的灵力也已然大损。我瞅你的样子气海也已经破了吧?那我杀你还用得着狗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