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堵住凶手

第二百六十二章 堵住凶手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这小子不来我们这当警察实在是太可惜了。”关俊文叹了口气,“我本来打算卖个关子,谁知道刚起了个头,就让你给看穿了。”

    关俊文这么一说,张芸生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他也不能太过得意,否则其他人脸上该不好看了。他谦让道:“我也就是耍耍嘴皮子,真的破案可是还得靠你们这些人才行。”

    关俊文摆了摆手:“算了,我手下这些人几斤几两我还能不清楚吗?”

    张芸生刚想在说点客套话,还没等动嘴,就被关俊文给拦了下来:“你也别说了,还是先听老何说吧。这一回要不是他,我们还真没那么容易发现这些人的背景。”

    听到关俊文喊自己的名字,何田水顾不得张玉红正在给他脱臼的手腕做复位,直接跑过来说道:“这一回能有发现,说起来真是侥幸。刚才我不是看你受伤了嘛,就过去找关局长他们。等到了门口一看,他们全都进去勘查了。我怕跟别人说不清楚,就直接进去了。然后说巧不巧的,才进门就看到了那个张法医正在把一颗人头放进收纳袋。我一看,这人头不就是常在附近耀武扬威的庙街五虎里的老三嘛。”

    “庙街五虎?”张芸生一听这外号,就知道何田水说得一定是死在屋里的那几个人。因为加上逃走的那人,这伙人正好是五人。不过他有些不解的地方,于是问道:“你说一进门就把他认出来了,可是之前你不进去过一次,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呢?”

    何田水本来因为自己发现这条线索,很是沾沾自喜。可是这会一听张芸生竟然问到了这一点,他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我也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了,那会一进去就晕头转向的,哪还能认出来谁是谁啊。这一回再进去,里面人山人海跟赶集似的。虽然还是有那么多的血腥味,可是我也没那么怕了啊。”

    张芸生点点头:“趋利避害。此乃人之常情。不管怎么说,只要知道了他们是谁,就有办法去抓住他们了。虽然刚才死了好几个人,但是我记得跑掉的那个人。他们管他叫老大。咱们现在是不是该从他着手调查了?”

    关俊文呵呵笑道:“老弟,你也别把我们都当成吃干饭的了。我刚才一听老何说起这些人的背景,立马就交吴德海去带人抓他了。这小子跑不掉,你就等好吧。”

    关俊文说得很有信心,张芸生心中却还是觉得有些坎坷。毕竟那伙人实在是凶残的狠。难道这个漏网之鱼就会甘心坐以待毙吗?

    既然张芸生说自己没有受伤,那么其他人也就没有必要陪着他在这耽搁时间了。毕竟虽然此时还是深夜,可是所有人都忙得很。这会此间事了,张玉红带着鉴识科的人在这继续搜集线索。何田水则借着手腕受伤的机会,自己打车去了警察部附属医院去养伤去了。至于张芸生,他可没没工夫睡觉。毕竟关俊文已经接到吴德林的线报,说是发现了那个老大的踪迹。

    张芸生想让李兰欣留在旅社,可是她说啥也要跟着他们。好在现在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她的本事,因此她要去,也不会有人硬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分乘四辆警用切诺基。朝着吴德林汇报的小区驶去。

    “关叔叔,刚才何叔叔说得那个庙街五虎是什么人啊?”

    听到李兰欣的问话,一上车就进入假寐状态的关俊文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才说道:“这庙街五虎啊,我一直知道他们,不过没想到他们竟然敢犯下这么大的案子。你从小在京城长大,对庙街应该也不陌生吧。以前咱们老京城,别的不敢说,这庙可不少。当然像大一点的宝观名刹,自然得在城外安家。可是在城里头。也是有一些小庙的。像土地、文武二庙之类的,都是建在了庙街上。不过后来这些庙都没落了,因此原地就成了个三不管的棚户区。”

    “哦,这样啊。我说呢。庙街庙街,听名字有庙,可是从来在街上也没见过有庙啊。我闲着没事的时候,也常来这条街上吃小吃,可是没看见有什么动刀动枪的黑社会啊。”

    关俊文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就叹了口气。李兰欣看他这幅样子。有些感觉莫名其妙:“你怎么一会笑,一会叹气的,怎么了,不会是病了吧?”

    “我笑是因为你这丫头别看有些地方厉害,可是经验到底不如我们这些老家伙。我还有用,不算是个吃白食的废物,自然得笑几声了。不过我们能有用也只是我们自己知道,连你都不晓得,其他平头百姓自然更加不会知道我们的辛苦了。我们这差事感觉就是做了白做,你说这值不值得叹气?”

    “关哥,你别跟欣儿这种小丫头一般见识。像她这种小孩,来庙街是为了吃美食,哪会看到平静的夜市之外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黑暗。这庙街既然自从拆掉所有的庙宇之后,已经变成了棚户区,我想它总要有能够让庙街众人谋生的资源。这些沿街的小吃店,应该就是当地自发形成的财源。可是这些店面积小、盈利少,想自保就必须结社,久而久之就会形成藏在暗处的黑社会了。”

    关俊文朝张芸生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刚才我就说你小子是个当警察的料,现在一看还真是这样。你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完全光亮的地方,总会有黑暗之处。这庙街原本就是普通的小吃街,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里就变得鱼龙混在起来。我当年刚刚出来干小巡警的时候,在这条街上混饭吃的小贼,见了我们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可是现在这些人都了不得了,见了我们非但不躲。而且还叫嚣这里白天是我们的,晚上是他们的。你说这些人是不是疯了?”

    “他们倒也未必是疯了,不过是已经进化到下一个层次罢了。当他们是小贼的时候,相对于你们是处于绝对的劣势,自然不敢造次。可是当他们变成黑社会以后,就不再处于弱势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怕你们。这事说起来恐怕三天三夜也理不出来一个头绪,我看咱们还是先说一下庙街五虎吧。”

    关俊文点上一根玉溪。然后打开了车窗:“这庙街上原来也没什么太强的势力,都是些捞偏门的小混混。他们整天打来打去的,不过也都没成什么气候。后来这个万一刚就是那个庙街五虎的老大,从外头回来。连着跟本地的小混混火拼了好几场。这才统一了庙街上的势力。除了那些死掉的老大,其余的人全都服了软,后来就形成了庙街五虎这么一个帮派。”

    “关叔,你对他们这不挺了解嘛。那你怎么不去抓他们啊?”

    关俊文伸出左手,往窗外弹了弹烟灰:“你老叔我要是黑社会。收拾他们那还不跟玩似的。可是我是警察,办案要讲证据。虽然庙街五虎恶行累累,杀过不少人。可是他们每次做事都很干净,所有知情的人都死了,那还有能留下什么证据?”

    “老弟,也就是你这能耐,要是别人碰上庙街五虎,恐怕早就完蛋了。不过就算他们再有能耐,这一回也得认栽。庙街五虎,这会死了四个。只要你出面指证。最后的这头大老虎也别想溜。”

    关俊文信心满满,张芸生都不好意思泼他冷水了:“这庙街五虎恐怕不是出来单干的主,下面有的是小弟。只要有人替这万一刚顶罪,咱们还是拿他没办法。毕竟能证明他拿枪准备袭击我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哈哈,老弟你多虑了。”关俊文笑道,“以前我们是连把他关起来的借口都没有,这一次可就不同了。只要他有这嫌疑,我们就能把他无限制关押。到时候让他尝尝咱们办案的手段,我就不信他的牙口就真是铜皮铁骨做成的。”

    “如果他能活到那时候就好了。”

    听到张芸生的话。关俊文手里夹着的烟屁股一下子掉了下来:“什么?你说他死了?”

    张芸生摇了摇头:“刚才他的确是逃出了旅社,但是现在死没死可就不好说了。你不是说他回到庙街之后,才打遍四方,建起庙街五虎的势力吗。那么在他回庙街之前。去了哪里呢?我不信一个人能一下子打遍一条街,除非他背后有人支持。那么支持他的人是谁,肯定能控制他吧。如果这个人让他办事,他总不能不出力吧。如果他出力了去没办好事情,那么他背后的人会怎么做呢?”

    关俊文一下子被问住了,他手里还保持这夹烟的姿势。可是那烟却静静地在他身下的沙发上烧着呢。

    “关叔,快把烟掐了,要不然满车都是这种难闻的味道啊。”李兰欣边说边把自己那边的窗户打开一条缝,“快点啊,别发呆了。”

    在李兰欣的再三催促下,关俊文才捡起车座上的烟头扔了出去。他抹了一把脸上刚刚生出的汗,然后满脸苦相的说道:“没那么巧吧?吴德海不是说发现万一刚的踪迹了嘛,他哪会那么容易死。这小子滑的跟条泥鳅一样,你都拿他没办法,别人可就更没那杀他的本事了。”

    关俊文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之前还念叨着的吴德林。

    “局长,不好了。我们找到了万一刚,可是他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关俊文的吼声连电话另一头的吴德林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你这废物,怎么这么没用。我就知道你办不成事,没想到你废到这个地步。你现在在哪?”

    “我,我在庙街中心的客来香酒楼啊。”

    关俊文把手机打开了免提,因此不用他提示,司机就已经调转了车头。本来他们是去万一刚的家里抓人,可是这人犯了这么大的事。不回家收拾东西跑路,却跑到一家酒楼里来。他想干嘛,难道是临死以前,再吃一顿好的吗?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连庙街这种平日里人来人往的热闹场所都安静了下来。这会街上偶尔还能见着几个行人,可是他们全都东倒西歪,一看就是宿醉街边不停呕吐的酒鬼。关俊文这一回没有坐自己平常的座驾,而是直接上了何田水所里的切诺基。他考虑的是这辆车平日里常在庙街附近转悠,地形够熟,应该能在最短的时间冲到那里。

    关俊文考虑的如此周祥,这辆车的司机也确实没让他失望。他又点起一根烟,可是还没抽到一半,切诺基就已经停了下来。

    “关局,这就是客来香酒楼。”司机的话才说到一半,张芸生就已经拉开了车门。等他话说完的时候,别说李兰欣了,就连关俊文都已经冲了下去。

    这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濛濛细雨,张芸生一口气冲进酒楼的大厅,然后才顾得上抹了抹自己脸上的雨水。

    “吴德林,那个万一刚在哪?”关俊文仅仅比张芸生慢了半步,他进门之后跺了剁脚。其实这会雨才刚开始下,远远没到能把鞋面打湿的地步。关俊文这么做,无非是想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紧张罢了。

    自从雪儿遇害,再到宝来斋被烧。之后张芸生在旅社遇袭,然后万一刚这个凶手,自己却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这些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彻底打乱了关俊文的思绪。现在的他虽然看起来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实际上他的心里却在不停的颤抖。

    “局长,那个万一刚死在了楼上。”吴德林朝着楼上的包间指了一下,不过他的脸上倒是没有关俊文那种慌张,而是兴奋的很,“我们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一声枪响。冲进包间一看,那小子胸口正在往外冒血呢。光是这样,可能咱们还算被动。可是我们来得太及时,刚好把杀人的凶手堵在里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