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二百零四章 女鬼心里的梦

第二百零四章 女鬼心里的梦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就喜欢杀鸡用牛刀,你又能奈我何。”女鬼拿出一个未用的杯子,给张芸生倒上水,然后嘱咐道:“你流了太多的血,多喝点水,你会感到好受些的。”

    女鬼还会关心人?张芸生觉得很新鲜。他也不跟女鬼客气,端起茶杯就把还算温热的的茶水喝了下去。喝完之后,张芸生发现女鬼正盯着自己瞧。他看到女鬼的眼神之中似乎有期待、又有迷茫,这就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了。

    “你这么看着我,让我觉得你好像认得我一样。”张芸生试探道,“会不会我的前世跟你有缘,你觉得我似曾相识?”

    女鬼不回答张芸生的话,只是在他的杯子里面又添上一杯香茶。

    “茶水里面虽然有水,可是它能补充的也只有水罢了。”张芸生用手指蘸了点胸口的血,然后把手伸到前面让女鬼看,“你看看,这可是血,哪是茶水能补过来的?”

    “这么点血,还流不死你。那会你不是跟那个人说过你的心脏并没有被刺破吗?我想只是前胸后背这点血,伤不了你的元气。”女鬼看了下外面的天色,然后说道,“现在还不到日中,起码明日子夜之前,你是不会死的。”

    张芸生心里暗自叫苦,就算死不了,这血哗哗的淌算怎么一回事。不过他也知道想说服这个女鬼是不能的,因此只好退而求次了。他指着房间的储物柜说道:“这家的男主人吃的是公门饭,我想他家里肯定会有些急救用的东西。要不然这样吧,我先自己在橱子里面翻一翻,找点东西,自己包扎一下好不好?”

    红衣女鬼没有答话,不过她自己飘到柜子前面。打开柜子,从里面找出一个画着红色十字的急救箱。

    “还是我来吧。”张芸生伸手去接急救箱,“我在大学里学过紧急救护,虽然没怎么实践过,好歹也有点理论支撑。”

    女鬼摇摇头。不肯把急救箱交给张芸生。她自己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碘酒、纱布,然后用眼神示意张芸生把外套脱了。

    本来张芸生是个很矜持的人,不过这会可是救命的时候。他也就顾不得许多了。怕一点点脱掉衣服会牵扯伤口,张芸生直接用双手抓住自己的衣领,然后一使劲就把整件衬衫撕成两半。

    女鬼看见张芸生的动作,开始的时候她一愣,接着她的嘴角上翘。露出一丝笑容。

    张芸生不知道女鬼在笑啥,他自己解嘲道:“不怪我,实在是这衣服质量太差了。”

    “不是衣服差,是你性子还是那么鲁莽。”女鬼说完之后,就开始给张芸生包扎起来。她的动作很轻柔,速度也很快。

    片刻以后,张芸生瞅着自己胸前的绷带,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这手艺不错啊,我猜你生前一定做过护士。”

    女鬼不置可否,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张芸生。到了这时候。张芸生心里已经隐约猜到女鬼不让自己离开的原因了。他知道对付这种事,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截了当的戳穿对方心里的那个梦。

    “我今年才二十出头,你应该不会见过我才对。而且刚才咱们刚碰面的时候,你不还问我是谁吗?那会你不认得我,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发现原来我是你的老相识吧?”

    女鬼摇摇头:“我睡了太久,久到忘记了他的样子。我开始的时候确实没认出你,但是我觉得你就是那个人。虽然面貌有所不同,但是这种感觉不会错。”

    坏了,张芸生心里暗自叫苦。明明女鬼自己都记不清她生前认识那人的相貌了。可是这会偏偏认定他就是那个人,这不是明摆着不想让张芸生离开吗?

    张芸生有些后悔干嘛要包扎伤口。之前女鬼说明日子夜之前自己不会流血而死,那她肯定会在那一刻之前就放走自己。可是这会伤口都包扎好了,女鬼什么时候放自己离开可就难说了。

    如果是别的事情。张芸生可以慢慢地跟女鬼商量。可是现在女鬼摆明了是把他当成了生前的情郎,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张芸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做女鬼的思想工作,他沉默了。女鬼也不说话,还是静静地看着他。

    两人对坐无言,屋里又陷入了一种寂静之中。

    “我说丑八怪,该上就上。在那羞羞答答的有啥用。”一个声音从墙壁之中传来,“爱情是不分国界、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分身高体重的。别看你是个鬼,照样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吊死鬼边说边从墙壁里面探出头来,他正准备苦口婆心的劝劝女鬼,可是冷不丁的一杯茶水朝他泼了过去。

    本来吊死鬼也是一片好心,不过他这用词似乎有些不妥。虽然红衣女鬼的一半脸已经被毁了,可是另外半边脸还是貌美如花呢。吊死鬼敢当面喊她丑八怪,这不是找死吗?

    再说了,红衣女鬼只是说张芸生像是她生前认识的人,别的可没说啥。吊死鬼多管闲事,把这事点破,女鬼脸上自然挂不住了。

    吊死鬼虽然口无遮拦,可他不是傻子,早在发出声响之前他就已经提防着女鬼了。这会看到茶水泼了过来,吊死鬼连忙闪身到另外一侧。

    虽然吊死鬼躲闪的及时,可是他的身上还是被溅上一些茶水。吊死鬼使劲甩甩衣袖,把那些溅到身上烫的他直冒白烟的茶水甩掉。同时他很气愤的质问道:“大家都是鬼,你怎么这么坏。桌上那么多茶水,你泼哪杯不行。干嘛非得泼这杯混着龙阳涎的茶水,你就不怕这水溅到自己身上?”

    红衣女鬼还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任由那杯刚才她用灵力甩飞出去的茶杯掉落在地。听到吊死鬼质问自己,女鬼笑道:“反正这舌尖血都已经挤出来了,不找个鬼用一用,岂不浪费?”

    “要用,你干嘛不用在自己身上?”吊死鬼很是不服,“你不要以为自己早死了那么几年,就可以在这作威作福。实话跟你说,这间屋子,乃至整个这栋楼都是我的地盘。我肯留你在这栖身,不赶你走,就已经够给你面子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我要你好看。”

    “呵呵,妖孽口气倒是不小。今天我倒要替天行道,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

    女鬼边说边抓起身边的东洋打刀,回身就劈出一刀。这毕竟是个老式小区,房间的格局狭小的很。尽管吊死鬼已经有意识的躲在一个较远的角落,可是这房间总共就这么大,那把打刀光是刃长就快有一米了。再加上女鬼是人随刀走,出刀以后,她自己就接着跟了上去。吊死鬼光靠躲就想逃过一劫,谈何容易?

    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对方是个厉鬼呢。吊死鬼手里没啥武器,他也没有红衣女鬼那么大的本事,可是他毕竟还是有保命的后招的。

    眼瞅着女鬼手里的打刀就要劈到自己,吊死鬼没有办法可想。他干脆直接扯开喉咙朝着女鬼大声吼了起来,这一吼不要紧,张芸生可就跟着遭殃了。

    要知道吊死鬼可是有着鬼啸的本事,他这一吼,红衣女鬼还没怎么着呢,张芸生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已经被震开了。

    要是在平日,虽然说听到鬼啸的时候,会难受无比。可是有灵力的保护,张芸生也能承受的住。可是今天不一样,他不但没了灵力,更是被一刀贯胸。虽然说没刺中要害,可是这么多血淌完,张芸生已经是虚弱无比了。

    张芸生用手捂着胸上震开的伤口,可是这样他就没法捂住耳朵。如果去捂住耳朵。鬼啸又会顺着他的伤口,侵入他的五脏六腑。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张芸生也算是倒了霉运。相较于他的惨样,处于正面的女鬼倒是没受多大的伤害。不过鬼啸毕竟不是一般的鬼哭狼嚎,即使女鬼自己就是鬼,照样让鬼啸给吼得有些神智昏迷。

    女鬼手里的刀有些晃,不过她很快就稳定了心神,接着就继续挥刀直劈吊死鬼。要是双方之间的距离再远一些,吊死鬼未必就会输。不过这会双方就局域与这么小的一个客厅,女鬼稍微一用力气,就足以劈中吊死鬼了。

    虽然吊死鬼不懂刀,可是他能感受到打刀上的怨力。他又不傻,自然不愿意白白挨上一刀。

    打刀这会近在咫尺,单凭鬼啸是不足以化解眼前的困境了。好在吊死鬼还有后招,他一甩脖子,直接将自己脑后的长发甩到前面束缚住打刀。然后他的头发继续伸长,似乎是打算把红衣女鬼整个包裹起来。

    “雕虫小技。”女鬼冷哼一声,接着一翻手腕,打刀就将吊死鬼的头发绞碎。

    女鬼得势不饶人,趁着吊死鬼受挫的机会,一刀将其劈散。吊死鬼在打刀临头之前叫道:“走着瞧,我在此处不死不灭,咱们下回再斗。”

    看着吊死鬼被红衣女鬼轻松灭掉,张芸生吐出一口被鬼啸震出来的血,然后问道:“迎风摆柳,我没看错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