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凡尘判官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神经病鬼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神经病鬼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求人不如求己?”关俊文重复了一遍张芸生的话,“你是说我自己能把这鬼给除了?”

    “未必是除掉他,或许能感化超度他。凡事有因必有果,有果皆有因。既然这鬼出现在这间屋子,自然是与此屋有所牵连。要想把他从屋里请出去,必然得想办法弄清他的来历以及死在这里的前因后果才行。”

    听完张芸生的话,未等关俊文回应,张玉红抢先问道:“按你的意思,是这屋子曾经死过人,所以才会有恶鬼驻留其间。如果我们搞明白屋子里面是怎么死得人,死得是什么人,也就有办法能让这鬼自己离开了。”

    张芸生笑道:“我看你不应该做法医,该改行当刑警才对。不过你说得这些仅仅是把我的话重新复述了一遍,这里面可没什么新意。”

    “要是知道这房子里面死过人,我怎么可能买?”关俊文摇摇头,“当时可不是我一个人买,想抢这房子的人有的是。就算我消息不灵通,不可能那么多人都消息闭塞吧。”

    “如果人人都知道,那自然不会有人买。可是你没想过问什么会没人知道?”

    到了这份上,如果关俊文还迷糊,那他也就白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了。不过这毕竟是他住了许久的自家房子,贸然说这里曾经死过人,他心里总归是有些抗拒。不过毕竟被噩梦困扰了这么久,他对于梦里可怕场景的害怕还是超越了对别人日后会对他指指点点的担心。

    “妈的,不管了。”关俊文猛地一拍桌子,把正在喝茶的吴德林吓得呛着了嗓子,“玉红,你去把你们鉴证科的几个业务骨干给我叫来。让他们带上趁手的家伙事,不过不要声张,你懂吗?”

    张玉红站起来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我不给他们打电话,直接去局里开车把他们带出来。”

    关俊文满意的朝张玉红点了点头,然后他瞪了一眼还在那咳嗽的吴德林:“你去给我把何田水找来。让他把附近几个小区的情况给我摸清楚。无论是失踪人口或是有过前科的人,一个都不许漏过。我要掌握这里的所有可疑人物,你明白吗?”

    吴德林打了一个立正,然后大声喊道:“保证完成任务。”

    “去吧。”关俊文把那两人打发走。然后向张芸生问道,“老弟,你看这样做,差不多了吧?”

    “解铃还需系铃人,只是这样做恐怕还不够。你不是说嫂子的父母跟这家人是熟人嘛。你可以向他们打探一下之前的主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还有他们为什么会卖房。况且他们明知道你是警察,还敢把房子卖给你,这胆子也太大了。或许他们对于死人的事并不知情,但是作为原房主,总会知道的更多一些。”

    张芸生的这番推论一出,令关俊文都忍不住心生佩服。他原来只当张芸生是个会些外门邪道的江湖人,后来知道他跟那个特殊部门有关系,也不过当他是个某些方面有所专长的特殊人才。可是张芸生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想到如此之多,这种推理能力可丝毫不逊于他这从警多年的警察局长。

    “老弟说得对,我这就去办。”关俊文拿起手机就去阳台上打电话。张芸生本想拦住他,让他在屋里打算了。可是后来一想,关俊文打的电话,说不定会有些不适合让外人听到的隐秘之事,因此也就由他去了。

    张芸生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抿口茶水闭目沉思。其实他现在脑子里也没想啥正事,之所以闭上眼睛只是怕吊死鬼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而已。

    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不烦。张芸生打算就坐在这等着,等其他人来到之后。屋子里人一多,阳气会变旺。只要那吊死鬼没打算把所有人一块杀掉。惹出天大的乱子来,他自然会知道躲避。

    张芸生是打算息事宁人,不过吊死鬼就未必这么想了。当张芸生感觉到有个东西在自己鼻子里挠痒痒的时候,知道麻烦来了。

    关俊文是个大男人。又是坐镇一方的警察局长。除非他疯了,否则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那屋子里能干出这种恶作剧的也就只有那个吊死鬼了,可是他也是个心怀怨气的恶鬼,怎么能有这闲情逸致呢?

    尽管张芸生心里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是生理上的反应可骗不了人。在那个东西的不断挑拨下,张芸生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打个哈欠虽然是件小事。但是这个时候打,可就揭穿了他故作镇定的假象。该来的祸事躲不掉,躲不掉也就只能去面对了。

    张芸生睁开紧闭的双目,映入他的眼帘的是一片黑色。这黑色并不是由于天黑,只不过是张芸生的视线完全被遮住的缘故。

    虽然现在视线受到阻挡,但是仅凭猜测也足以让张芸生想象到当前的场景。

    张芸生用双脚一蹬地面,他坐着的那个单人沙发就朝身后的阳台滑去。这时之前被阻挡的视线得到恢复,张芸生看到那个吊死鬼正吊在大吊扇上。不过现在跟之前相比有所不同的是,吊死鬼这一回吊在上面的不是脖子,而是双脚。

    吊死鬼用双脚缠着大吊扇的叶轮,然后整个人从吊扇上倒垂下来。他的身子半蜷缩着,因此垂下来的头发刚好披散着挡住张芸生的视线。看着那些劈散的头发,张芸生猜到了那会让自己鼻痒打喷嚏的可能就是这些东西。

    “哈哈哈,好玩,真好玩。”一阵尖锐的声音从倒垂着的吊死鬼的嘴里传了出来,“你跑什么啊?快点回来,我要再玩一次。”

    “你想玩,难道我就非得陪你玩么?”张芸生呵呵笑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你以为我是真的无能为力,才对你网开一面吗?”

    “你要收拾我?”吊死鬼满脸疑惑的表情,之后他就喜笑颜开起来,“好啊,你快来抓我。快来,不来你是小狗。”

    张芸生感到满脸黑线,这哪是个苦大仇深的恶鬼,分明就是个神经病嘛。

    神经病人杀人不犯法,神经病鬼作恶触不触犯地府的刑律那就不好说了。能从鬼差手里脱逃的鬼魂本就不多,恰好生前是个神经病的几率比中个彩票大奖都难,毕竟鬼差的法力可比那些才死的新鬼强上太多了。普通人变成鬼,都会乖乖听话,任鬼差押回地府。神经病鬼要是敢造次,估计只是在找揍罢了。

    吊死鬼神经病一般的表现,让张芸生又喜又忧。喜的是这鬼肯定不是树妖的手下,否则哪能等到有机会出来惹事,树妖早就把他大卸八块无数次了。

    可是这只能证明张芸生的推理对了一半,因为另一半的推理是建立在吊死鬼确实是死在这间屋子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看现在这鬼的表现,张芸生可不敢确定他是死在这屋里,甚至连他是不是吊死都不能确定。

    吊死鬼这会在屋子里乱窜,等着张芸生去收拾他。可是他蹦哒了半天,张芸生仍然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甚至连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你怎么不来抓我?”吊死鬼的嗓音都快带上一点哭腔了,不过很快他的语调可就不是哭泣这么简单了,“你为什么不来抓我?为什么不来?”

    吊死鬼的声调越来越尖锐,这可不是一般的鬼哭狼嚎,而是快到了鬼啸的层次。他如果只是喊两声也就罢了,关键是他边喊边朝着张芸生冲了过去。

    张芸生虽然见识不算少,可是真正听过的鬼啸声却只有两次。上一回听到鬼啸,还是于倩丽在秘境里面发出来的。可是那一次隔得远,听的不是很真切。这一回面对面的听到,他才知道鬼啸声原来真的能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恐惧。

    不过恐惧归恐惧,张芸生还是稳稳的坐着,直到吊死鬼冲到他面前。

    本来吊死鬼一直是长发批面,这会冲的太急,头发没跟上反而露出了真容。看着他那缺了一只眼珠,外加少了一个鼻子的尊容,张芸生越发觉得他不像是一个吊死鬼。

    鬼走路靠漂,本就行动迅速。老房子的客厅本就不大,吊死鬼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冲到了张芸生的面前。

    吊死鬼张开嘴伸出长舌来卷张芸生的脖子,张芸生对此只是笑了笑,不过他的笑看起来似乎有几分痛苦。

    吊死鬼的舌头几乎已经能够舔到张芸生的脸了,张芸生还是端坐不动。不过他突然张口吐出一口血水,直射吊死鬼的面门。

    虽说吊死鬼来势凶猛,而且他本身还是个能发出鬼啸的厉鬼。可是张芸生的胆子够大,把握的时机又很准。他的这口血水可不一般,里面可是混合着舌尖血。

    人的血本来就充满阳气,舌尖血又是阳气最旺的地方。它配合口水组成龙阳涎,这可是凡人遇到鬼怪的时候最易得到的武器。

    本来吊死鬼这级别的厉鬼,还看不上龙阳涎。不过张芸生可是隐忍不发,一直等到它近得身前的时候才吐出来,这份忍耐让本是寻常之物的龙阳涎的威力变得不寻常起来。(未完待续。)